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11-06  

关于各种说欢迎回家的方式

*多cp的各种片段
*ooc

1邦信的场合
(1)
韩信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久久想不出问题的答案令他有些烦恼,于是扔下手里的笔,靠在椅子上。
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他揉了揉太阳穴,放弃去思考一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抬头看了看时间,想着那人已经那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桌子上的茶已经凉了,韩信无心去碰,因为他一点也不困。
还真是过分。
这么晚了都不回来,一定是去和李白他们去喝酒了。
回来之后一定不让他在自己身上乱蹭,满身酒味真是烦死了。
虽然心里想着,但是做的又是另一套了。还是找出了醒酒药,煮了些热粥。
“叮咚。叮咚。”
韩信放下手里的杂志去开门,看着并没有醉醺醺的刘邦,嘴角挂上了浅浅的微笑。
(2)
刘邦在沙发上看电视。
今天明明休息,韩信还是出去了。
我家重言真是天生操劳的命啊。
“额,我也先出去了,”张良换好衣服,戴好眼镜推门要走,“还有,别再换节目了,这几个节目你换了三遍了。”
“……我看起来有那么焦虑吗?”
“有。”
“……”
张良摇了摇头,离开了。
张良走了,家里就剩下刘邦一个人了。
冷冷清清的,刘邦关上了电视,站起来看着外面。
紫发的男人站在窗户边,神情有些落寞,他似乎在看着楼下的路,来来往往的路人,没有人愿意在早上停下忙碌的脚步。
他们看起来那么小,忙碌奔波,终究也是碌碌无为。
刘邦一直在努力对他的重言好,但是对方对他似乎也是不冷不热,早晨走的时候甚至都没和他说一声。
虽然知道他会回来,但是心里总有种他不会再回来的感觉。
真是…麻烦啊。
感情这东西,没有就好了。
算了,这么深奥的问题,他刘邦想一早晨也得不到答案。
子房不是常说吗,拥有就要好好珍惜。
“咚咚咚。咚咚咚。”
“子房你忘带什么……了……”
韩信站在门口,对着惊讶的刘邦一笑:“今天星期天,我早点回来了,可不是为了陪你。”
“欢迎回家。”
欢迎回来,重言。

2云良的场合
赵云回来的时候看见家里灯是亮着的。
这让他十分诧异,这个时间,子房应该早就睡下了,难不成是刘邦在熬夜打游戏?
这不对啊,平常这个刘季看见韩信恨不得贴上去,会熬夜打游戏?
家里进贼了?
也不对劲啊,谁敢去偷东西啊。
赵云摇了摇头,还是做好两手准备,轻声打开门,看了看确实没有进贼的现象,松了口气,进家了。
四处看了看,看见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张良,明白了是谁留的灯。
赵云放下手里的行李,把衣服披在张良身上。
看见张良不舒服的动了动脑袋,赵云轻轻地把他抱进了卧室。
“子龙?”
“嗯。”
“欢迎回来。”
“嗯……谢谢。”
“……”
看来是又睡着了,赵云吻了下他的额头,没有再说话。

3备香的场合
“大哥,别喝了。”关羽拦住刘备的第三杯酒。
“唉……不喝了。”
“嫂嫂不就出去这几天,大哥你怎么焦虑成这样了。”张飞递给刘备一杯水。
“我这心里就这么放不下,你说万一香香遇见个强盗,或者被人骗了,可怎么办。”
“……强盗……会靠近嫂嫂么…”
“……算了,我回家了。”
张飞和关羽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
刘备到家的时候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看了看家里有些乱,也顺便整理了一下。
这几天头发孙尚香不在家,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来做,才体会到为什么每次孙尚香总是掐他的脸。
其实家务也挺累人的。
每天一睁眼就能看见香香的日子真好。
今天晚上香香就应该回来了,刘备也睡不着,索性拿了本书开始看。
记得李白老说他对自己媳妇百依百顺的像个妻奴一样,虽然自己也很(zhi)有(jie)礼(dui)貌(ta)地回敬了,但是仔细想想,自己也不是那样的。
只是孙尚香本来就是个个性要强的女孩,又那么优秀,自己只不过是换了种方式在和她沟通。
要是俩人都不包容还不得天天打架。
诶,这是艺术。李白这种(俗)人怎么明白。
香香那么明事理又心地好的女孩子,跟了他简直是他的福气了,那里还会和她吵架。
“叮咚。”
“诶来了!”看见站在门口的孙尚香,刘备扑上去了。
“香香欢迎回家。”
“……刘玄德你这一身酒味是怎么回事?!”
“嗯?!”糟了,只换衣服忘洗头发了。
要是香香能不掐自己的脸,就更完美了。

4酒鱼的场合
庄周一大早就走了,李白一个人无聊地在家里。
玩游戏没注意时间,玩完都快一点了,也懒得做饭吃,叫外卖也麻烦。
想去拿点酒喝,刚打开盒子,想着子休不喜欢他喝酒,一咬牙,不喝了。
古代生活略显贫乏,但是现代生活又过于麻木。
只是从一个极端慢慢地走向另一个极端罢了。
李白遇见他是在一个图书馆,那个男孩子安静地在看书,不是小说什么的,而是古诗文。
李白诧异地坐在他对面,本来这层就很少有人来,而这样单纯地在这看书而又认真的人就更少了。
就这样,认识了那个安静的他。
李白在庄周面前从不玩游戏或者手机,明明思念的人都在眼前了,干嘛还要隔着屏幕呢。
李白把房间收拾好,然后准备等着庄周回来,没想到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子休已经在做饭了。
身上的薄被也应该是子休给自己盖上的。
迎着淡淡的饭香,李白慢慢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
“欢迎回家。”
“嗯。”
—end—
故事里的每个人都深爱着对方,只不过表达的方式各有差异。
愿他们幸福
个人想法比较重,不适者请绕路谢谢

评论(8)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