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齿相依[邦信]

*oocoocooc小学生文笔
*很久不写了
*韩信第一视角

“嘀嗒。嘀嗒。嘀嗒。”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
抬了下手腕,感觉像用尽了力气,却只能听见铁链冰冷的撞击声。
1
刘邦。
我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衣着整齐的恶魔。
他坐在我面前,比起我的落魄,更能衬得他是个胜利者。
“还是……不肯吃饭么?”
饿死。或许对于我来说都是个好结局。
他站起来,朝我走过来,伸出手想摸我的脸,我把头偏过去,不想理他。
他失望地收回手。
“为什么呢。”
不是疑问句。好像是在问他自己,又像是在问我。
“为什么呢?把我关在这,能满足你作为‘胜利者’的虚荣心了么?”
“你已经是王了,完成了君临天下的心愿了,留我何用?”我自嘲地笑了笑...

谎言连篇[邦信]

*严重ooc预警
*第一人称段五转第三人称
*起名无力

——不要。
——别离开我。
——说好的,永远留在我身边,重言你怎么能食言。
——求你了,别走。
1
韩信躺在床上,手腕上是绳子勒过的痕迹,身上的吻痕和伤让人看起来害怕。
我伸手摸着他身上的伤,看着他身上的伤我才知道我做了多么无法让他原谅的事。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定要离我而去呢。
我不想这样对你啊。
我很爱你啊。
重言,你听得到吗?
碰到他的脸的时候,他还是会轻轻地颤抖。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还是那样,身体蜷缩,让人看着心疼。
“相信我啊,我是世界上最想保护你的人。”
轻轻地揽过他,吻他的额头,抱着他直到他的身体不再颤抖,在我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安静地睡觉。
2
他想...

剪发记[安琪拉×刘禅]

*日常向ooc段子
*博君一笑而已不必当真

1
安琪拉要剪头发。
为什么呢,因为有一天她比赛的时候被对面刘备和李白组团嘲笑了。
“哈哈哈哈……安琪拉你开大的时候像一只炸毛的兔子。”刘邦躲在塔后面笑她。
“还真是,挺好玩的小姑娘。就是……”李白看了看她的身材。
“……”小魔女一生气,一个二技能控的俩人直接懵逼,进塔里就是一个大。
然后剩了一个血皮就回城了。
刘邦[全部]:她为啥没死?
安琪拉[全部]: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件装备叫弑神之书吗?还有件装备叫贤者的庇护
李白[全部]:……
2
不管了好气啊,下场我就把头发剪了。
“安琪拉,你要去干嘛?”孙尚香看着安琪拉抱着她的魔法书急急忙忙地要走。
“剪头发去。”
“诶等等,”孙尚...

cold or hot ?「备香」

*ooc
*英文名字有逼格?

1
你说,杏仁露是热的好喝还是凉的好喝。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大小姐喜欢喝凉的。
孙尚香一直认为凉的杏仁露才是王道,凉凉的杏仁露一入嘴,甜甜的,刺激整个口腔令你迫不及待地喝下去,然后一口接一口,就没够了。
为了大小姐最近这个爱好,刘备特地给孙尚香买了两箱。
然后两个人走着回家,身为一个男人,扛着两箱杏仁露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可惜他们家离那个超市还挺远。
“我们为什么不打车呢?”刘备问。
“你看你最近除了胖三斤,胖了三斤又三斤,还做了什么贡献?”
“家里冰箱和你的零食柜里一点零食也没有了。”
“……玄德,我们慢慢走回家。(ง •̀_•́)ง”
“……(ノ=Д=)ノ┻━┻”
2
刘备显然更爱喝...

我与他[邦信]

*邦信ooc
*跟甄姬王昭君那篇设定不一样

1
我下飞机的时候,看见他了。
他来接机。
只不过借的不是我,是我旁边的人,张良。
“你不过去么?”
“不去。”
“你怎么回去?”
“自己走。”
张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朝他走过去了。
我把自己的帽子压低,从另一边悄悄离开。
我不想与他说话。
并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什么,而是因为我觉得我不配。
到底是因为自卑,还是因为愧疚,我也分不清。
我现在想做的只是赶紧离开这里。
2
我一年多没回到这个城市了。
那个房东太太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我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比较舒服。
我一个人,在异地生活了一年多,身边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唯一一直带着的只有他送给我的戒指。
一个粉色的,小花样子的戒指。
虽然只是玩笑...

我与她「甄姬×王昭君」

*ooc在家写了五天orz
1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她的演唱会。她在台上,我在台下。
她穿着粉色的裙子,裙子边是白色的花边,手里拿着话筒和仙女一样的魔杖,唱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享受着舞台上的时光,动作从容而镇定。
不过我对这样的小女孩真没什么兴趣,只是看见旁边的小乔她们鼓掌,也跟着拍了两下。
台上的姑娘走到了我们这里,朝这里挥挥手,眨眨眼,台下沸腾成一片,然后又走到了别的地方。所有人都在挥动着荧光棒,在欢呼,在尖叫,只有我与那里的人们截然相反,我坐在那,心不在焉地鼓掌。
“台下的朋友们,谢谢大家!”
嗯,不谢。
我在心里默默地接话,然后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准备走。
“阿宓,等一等!”小乔拽着我的手。
“怎么了?”...

Go on[邦信](一)

*ooc
*所以说我到底在写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有些时候吧,不管发生什么生活都得继续。就比如说你巧克力三盒都吃完了才发现其实它已经过期一个星期了,还比如说,你不得不和一个你暗恋的人一起吃饭。
这就十分尴尬了。
正如现在这个令人不舒服的气氛一样。
刘邦看着对面韩信,韩信看着对面刘邦,俩人都在低头吃饭,谁也不说话。
张良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气氛宁愿选择每天都出去,要不去图书馆,要不去加班,反正除了晚上睡觉绝对不回家。
“吃菜。”韩信把白菜夹到刘邦碗里。
“哦。”刘邦看了看讨厌的白菜,夹了起来。
是信儿给我夹来的,得吃,一定得吃。就这么自我安慰着,勉强嚼了几口就咽下去了。
“吃菜。”韩信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又开始夹白菜...

花吐症[邦信]

*ooc
*回应点文

这事发生在俩人分手以后,可是过程依然虐狗。
然而我至今无法理解他们那时候为什么分手,也是只是为了秀恩爱?
——来自张良同学的记事本

1
“你这是……花吐症啊……”
扁鹊在亲眼看见韩信的病症后还是不敢下结论。
“什么……花吐症?”韩信满脑子疑问,但是他现在并不想说话。
“我也只在书里读过,据说是因为很思念一个人抑郁成疾,然后会不断的吐出花瓣,如果不治的话很快会死。”
“吃什么药能治呢?”
“……药,貌似不管用。”
韩信皱了皱眉头,这病听起来不就是相思病么?再说他也没到那个程度,不至于要人命吧。
“我记得……是要你所想的那个人的吻吧。”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我可没说这是玩笑。”
2
这病难道不...

最近没什么好写的
点文吧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但是flag要立
只接三篇
带上梗和cp
邦信备香云良不拆

生病小记[邦信]

*ooc

1
刘邦站在药店里,手里拿着手机,在等韩信来救他。
“你回家的时候路过药店,买两盒叫感冒药。”
“我没带钱。”
“网上支付。”
“好的。”
然后韩信忘了个事,那天银行检修系统,网银支付不了。
“QAQ雏儿,快来救我……”
“好好好……”
刘邦手缩在袖子里,低着头,因为发烧脸有些红,老实地站在一边,等着韩信救他。
店员小姑娘看见一个这么帅的人站在旁边可怜兮兮地给貌似是女朋友的人打电话,从旁边拉过来一个凳子给刘邦。
“不用了谢谢。”
刘邦委婉地拒绝了店员,老老实实地在一旁站着。
等了大约十分钟,一个急急忙忙地男人进了药店。
“您好,需要什么药?”
“哦,结账。”
小姑娘结完账,懵逼地看着旁边的刘邦拉着韩信出了药店。
看...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