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他是个天使//////
2016-06-24  

[子衿]极东end

——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王耀在黄昏的时候到了本田菊的宅邸。刚拉开门,看见藤田小姐衣着有些散乱,跪坐在那里喘气,盘好的头发也略略有些散乱。
“王耀先生,您可来了。”藤田站起来,快步走到王耀面前,把王耀的外套接过来。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王耀问。
“……”藤田的脸一下就红了,“不是您想的那样。”
“哦?”
“从今天早上开始本田菊先生就说要收拾房间,说您明天回来,让我们把有关于您的东西都收进库房。我刚开始搬然后本田先生又说这个不能动那个也不能动,就一直折腾到现在。”
“我不记得他是个犹豫的人啊。”王耀饶有兴趣地看着里屋忙碌的人的影子。
“您进去看看吧,我这还是让别人替了我一下,正好您就来了。”藤田小菊像看见救星一样拉着王耀生怕他跑了。
“嗯。”王耀整理了一下衣领,悄声走了过去。轻轻拉开门,走进去,示意里面看见他的人不要声张,挥了挥手,让他们放下东西可以离开了。
众人如获大赦一般就匆匆退出去了。
本田菊背对着他们坐在那里喝茶,谁也看不见他的表情。
“怎么不干活了?接着搬,一会儿让他们送套新东西来。”本田菊皱了下眉头。
“这多浪费钱,你干脆换个家多方便。”王耀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你怎么来了?”本田菊惊讶,随即又恢复成冷脸,“谁让你进来了?知不知道这是我的里屋,会客厅在外面,我们还没熟到……”
“你累不累,我就是回来拿我的东西,拿完我就走。”
本田菊本来感觉挺没面子的,本来想着换套新的家具和别的,然后让王耀觉得其实他对自己没那么重要,谁知道藤田居然放他进来了。然后他比自己想象的绝情的多了。
“好,一会儿我让侍女们一样样清点好了送去你哪。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你多大了?还闹小孩子脾气?”
“我就那么大。是在不行我连房子一起送给你。”
本田菊低头,觉得自己话说的太过了。屋子里的东西无论放在那,怎么搬,还是觉得全是王耀的身影。
现在想把记忆全用橡皮擦擦掉未免太晚了。
本田菊现在时常在想,如果王耀说分手的时候他没同意,或者稍微挽留一下他,而不是直接让藤田开门让他出去,或许事情会好得多。
王耀起身,刚要出去的时候突然对他说,“房子就算了,毕竟我现在一个人住办公室也挺好的。——我的东西也不要了,随便你怎么处理,不过我的盒子你要原封不动地还给我。”
“什么盒子?”
“你问藤田小姐就知道了,明天寄给我,走了。”
本田菊也站起来,隔着门,等了一会儿,觉得王耀走了马上拉开门,“藤田!王耀说他有个什么盒子,你找出来给我。”
“哦……好。”
不一会,两个小侍女抬着一个纸盒子进来了,本田菊也掂了一下,不是很沉,只是上面用胶带封着打不开。
看来是早有准备要从我这走了,这么早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东西了。本田菊越想越生气,很不理智地拿着剪子把胶带划开了。
本来以为是衣服或者别的什么,打开一看就是几封信,一本书,画板,还有一张照片。
照片就是又一次王耀穿着一个毛茸茸的大熊的套装然后抱着本田菊让别人照的。
照片上的王耀笑的一脸开心,本田菊看上去一脸无奈,但是天知道那时候他有多幸福。
本田菊又把信拿起来看了看,写的全是这里的地址,也没有邮票,看来不是要寄出去的信件。
虽然私拆他人信件不好,但是本田菊还是把其中一封打开看了看。看了看内容,就是写给自己的一些事情,又拆了另两封,也是写给自己的。
把东西原封不动地放好,又把书拿起来看了看。就是一些中国古代的诗,其中有一首夹了书签做标记。
“子衿……”本田菊拿起书签看了看,上面确实有一句: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看了看注释,大概也知道什么意思。
前段时间确实是自己不好,一连忙了好几天又没有联系他一下,估计那怕发个短信他也不会着急的。
“本田菊……先生……”藤田拿着又热了一遍的晚饭进来,看见本田菊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发呆。
“嗯,放着吧。”
“您是怎么找到的?”
“我让中村给我找的,有什么问题么?”
“不……”
“你犹犹豫豫地想说什么?”
“这个……王耀先生说这个盒子不让您打开看的。他说如果您打开看了让您亲自把东西还给他,还有,我们给他点完他的东西他说少了一件,让您亲自去一趟。”
“知道了,明天我回去的,”本田菊拿胶带把盒子封上,“算了,我现在去,把我衣服拿来。”
“您刚让我们封起来了……”
“那就拆开。”

经过一番周折,总算是到了王耀办公的地方了。这个楼就那一间办公室的灯亮着,本田菊和看门的人打了招呼就进去了。
在上楼的时候一直想着怎么说才能又绝情又高贵冷艳(bu),可是一到楼上,隔着门,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做好思想工作,打开门,看见他正在看书,把盒子往他桌子上一放,一句话也不说。
“怎么晚了,有什么事还不明天。”
“今日事今日毕。”
“俗语用的不错。”
“藤田告诉我你说话你的东西少了,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我让人找给你,实在不行我给你原价。”
“折现啊……恐怕你赔不起。”
“不管什么我都赔给你。”本田菊不耐烦了。他知道王耀对这些身外之物一向不在意,怎么这回那么执着。
“那你觉得你值多少钱?”王耀趴在桌子上看着他。
“你……在下还有事情,失陪了。”本田菊转身要走。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王耀疾步上前挡在了门口,“实在不行我折现给你。”
“我靠你把我当什么了?!你觉得我是妓/女吗说丢就丢说要和好就得扑在你怀里?”
“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我只是想让你挽留我,我想让你扑在我怀里,行吗?”
“……”
“行。”本田菊伸出手抱着王耀,偏着头,他似乎在哭,但是就是低着头,王耀也抱着他,摸摸他的头,一句话也不说。
所谓人世间的分分合合,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至于我们故事里的主人公,现在应该过上了属于他们的美好日子。
-end-
本来就是一个小段,然后因为我下礼拜考试,结果拖拖拖……拖到现在
错字见谅,输入法抽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