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08-22  

将死之人[嬴白]

*私设黑发白起
*胡写一气
*ooc注意
1
谁能想得到,当初那个坑杀四十万赵卒的战神,如今躺在床上,只能静悄悄地等待死神的到来。
嬴政为他找了不知多少医者,求了多少方子,终是无用。
又有多少人知道,高傲的帝王每次望着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爱人,心里有多痛。
偌大的宫殿唯独寝室这里没有侍者,帝王就在这里静静地批着奏折,等待身边的人醒过来。
2
白起睁开眼睛,看见殿内昏暗的灯光和批写着文件却睡着了的嬴政,怕扰了他,于是想静悄悄地起来。
嬴政听见了折腾的声音,料想肯定是白起醒过来了。
“怎么,醒过来了?”嬴政看见刚刚站起来的白起,心情意外的变好了。
“白起参见陛下……”
“……”嬴政看见他一脸憔悴还一定要给他行礼,气不打一出来,拽住他衣服的领子把他仍回了床上。
“逞能。”
白起被那么一折腾,感觉不好极了,但是定下心忍了忍,随即又看向站在面前的白发少年,笑了笑。
“白起都已经向陛下请辞了,陛下为何还是如此执着?”
“要不是朕发现你,你早就死在家里了!能不能有些爱惜自己生命的觉悟?!”
“白起现在的情况……已经无法成为陛下最锋利的剑了……况且天下已经统一……已经到了上天该收回我……咳咳……的时候……咳咳……”
嬴政看见面前的人捂着嘴,似乎很难受但又不愿意让自己看见。
“既然有这样的觉悟,就好好养病,等病好了还要替朕办事。”
“可……”
“这是命令。”
“是。”
阿政啊,真的很想遵从你的命令,但是……这次似乎已经不行了。
3
“这每一次用武力都是在消耗自己生命,这样也没关系吗?”
“当然没关系。”
当然没关系。
因为我的生命本来就是要为了他才有意义。
虽然现在对生命早就没什么明确的概念了,但是我好像还是能看见那些死去的人。
那一张张可怖的脸,经常能出现在梦中。
不过没什么,毕竟都是些已死之人罢了。
我死后,也会去地狱的。
因为所有人都是那么说的。
但是不怕啊……不过一想到再也不能保护他了,就有些失望。

4
这次白起醒来的时间意外长,甚至不用再卧床了。
嬴政下了朝之后看见白起站在院子里,他正看着春天新萌发出的新花苞发愣。
“你喜欢这种花?”嬴政示意侍者退下,转眼间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并不是,只是感觉花苞很好看。”白起对嬴政笑了笑。
“男人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嬴政装出一脸嫌弃的样子,“要是喜欢朕再叫他们多种几棵在这里就好了。”
阿政真是……不太擅长表达感情呢,白起心里这么想着却不敢说出来。
其实不是喜欢花苞。
只是因为我没有机会再次看见春天了。
5
这像回光返照一样,白起的身体变得越发不好了。
嬴政生怕他出什么事情,天天除了上朝就在这里待着。
“陛下……不,阿政,能带我再去看看上次的花苞么?”
“直呼朕的名字可是大不敬。不过看在你多年为国效忠的份子上,赦免你了。”嬴政架起白起,带着他很费劲的一步一步离开宫殿。
他好轻,好像一放手就会消失一样。
嬴政环住白起的的力气更大了些。
“春天……真好……”
“白起!”
白起整个人倒在嬴政怀里,想抬手再次摸摸他的脸庞,却失败了,手无力的落下了。
最终你还是……什么话都不肯留给我吗?
哪怕你能骂我也好啊!
我的心意,你真的察觉不到吗?
白起!
你在戏弄朕对不对,你起来啊,就像每次都能安全的从很恶劣的战场上回来一样。
欺君之罪的罪名可不小……
年轻的帝王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抱着最心爱的人,平生第一次哭泣。
6
白起去世之后,宫殿里的所有东西都被换了一遍,殿前的花也让换了别的种类。
那位无比英明的君主,好像在逃避着什么。

番外一
“喂,死怪物,别总是跟着我,你不觉得你很烦吗?”
“保护陛下……是臣的职责。”
“那就离我远点。”
“是。”
其实白起在退回的时候看见阿政往后看了一眼,又快速转回头。
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end—
上次立了个写嬴白的flag来着

评论(8)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