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08-18  

情话连篇[邦信]

*暂时失明梗,请不要用医学知识来质疑我,我读书少
*起不出名字了,原谅这样一个起名废的存在

1
韩信躺在床上,朦胧间听见刘邦和扁鹊在说话。
“轻微脑震荡,造成的短暂性失明,领回家待几天。”
“知道了,谢谢神医。”
韩信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说话,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被纱布缠上了什么也看不见。
“君主?”
“嗯,我在。”
韩信摸摸脑袋,还是很疼。这一闷棍也太狠了,现在还在疼。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缠上纱布?”韩信想伸手把眼前的纱布揭下来,却被刘邦制止了。刘邦伸手握住他要揭下纱布的手顺势把他搂进怀里。
“没事,很快就会好了。这几天我帮你请了假。”
“我这是瞎了么?”
“不是,养几天就好了。”
2
“重言,你这是工伤了?”张良看着自己君主抱着韩信站在门口,有点懵,但是他已经习惯了。
“嗯,当然是工伤。”
刘邦把怀里的韩信放下来。
本来是不让君主抱着他的,结果刚一抬脚上楼就差点摔倒,于是没理由拒绝君主的好意了。
“好吧,那重言你好好养着,我先走了中午回来。”
“子房你要是忙的话就……”
张良看了眼站在后面的君主,把韩信拉过来小声说:“你放心吃君主做的饭?”
“子房你要早些回来。”
3
由于要在家照顾韩信,刘邦也请了假。刘邦不怎么爱看书,但是在军师和韩信的强烈推荐下还是得看。
于是韩信在沙发上听电视,刘邦就在一边的桌子上看书顺便写着什么。
“阿季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刘邦合上书。
韩信走过去,他猜刘邦也许在看书,但是在摸到笔的时候,他有些失落。
“我也想写字,你读,我写好不好。”
“……好。”刘邦站起来,让他坐下。
“兵者,诡道也……”
韩信拿起笔在纸上写字,他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只是凭着记忆和顺着往下写。
“故能而示之不能……”
韩信写着一半突然把笔放下了,不,应该是摔在桌子上了。
“雏儿……?”
“我是不是真的看不见了……”
曾被人誉为“国士无双”的他,要他接受这种现实实在残忍。
“不是啊,你也听见神医说了,暂时性的啊……”刘邦感觉他在哭,把他搂在怀里,“别担心。”
“别说风凉话,我要是瞎了怎么办?那我就再也……”
“你瞎了我养你。再说了,别人养的起你吗?”
韩信听见他跟自己开玩笑,忍不住笑了出来。
虽然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4
韩信最近噩梦连篇。
虽然每天都在君主身边,除了上厕所洗澡这种事情可以把他锁在门外面,但是不安的想法似乎从来都没离开过他。
他已经很多天没看见刘邦的样子了。
刘邦也不会让他碰书和别的什么。
是害怕吧。
那天韩信偷偷给张良打电话,“你都不知道最近君主憔悴成什么样子。黑眼圈都出来了。”
“真的吗?我一直感觉他……”
“他要是不说的很无所谓的样子韩大将军你得变成什么样子。”
“……”
5
大约一周之后,韩信眼睛上的纱布被拆了下来。
“好了,你可以慢慢地睁开眼睛了,不要一下子睁开,会真瞎的。”扁鹊拆完纱布就走了,他要回去睡觉。
这几天刘邦的电话和短信快把他烦死了。要不是怕有别的事情早就拆电池了。
韩信渐渐睁开眼睛,虽然突如其来的光明让他感觉很不适应,试了好多次,才模模糊糊地看见眼前的刘邦。
他真的很憔悴。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疲劳和别的情绪是他掩藏不掉的。
“行了,重言你终于好了,这几天我可以休息了。”张良热泪盈眶地看着韩信。
“……辛苦,但是还是需要你多帮忙。”
“回家吧。”刘邦拉韩信起来,手也没松开,就走了。
张良看着俩人走出去,突然感觉自己有点瞎。
被闪瞎。
—end—
被谁打的你不要问我,我没有黑角色的意思所以自行脑补好吗各位姑娘
这里的暂时失明的病症在百度上没查到但是问过豆爹了暂时可信
不过我爹的意思是轻微脑震荡造成的视神经受损造成的短暂性失明(…)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