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07-30  

长乐未央[邦信]

*半历史向,不合理的地方请无视(…)
*ooc小短文
*推荐bgm玉生烟--七朵组合
*番外为he结局,一个秀恩爱的糖
1
“君主,见信勿念。张良最近身体愈发不好了,看来也是要先您一步去了。望君主保重。”
刘邦拿着信,站在城楼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人称双面君主的他,其实也有着自己的弱点,自己的软肋。
可惜那个人,却也是他一辈子的痛。
2
他曾是个地痞,当然了,也是个亭长,官很小,但是却逍遥自在。
但是身为一个心怀天下的男人,他注定不可能一辈子待在那个穷乡僻壤。
对,所以他提剑杀了阴阳家,就在那时候,属于刘邦的人生开始了。
张良和萧何,对于他来讲都是他很重要的人。
再后来,他遇上了一辈子的挚爱,韩信。
那个人,难道真的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么?刘邦有时会自问,又一笑,嘛,没什么的,我能保护好他。
3
萧何赞誉韩信“国士无双”,他自己也说过,“站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
刘邦现在经常想起,当年他初遇韩信的场景。
“嘛,这个人不高啊,但是算上头发的话应该比我高。”刘邦很不客气的讽刺他。
韩信看刘邦没有用他的意思,也不废话,转身就走。
现在,刘邦到有点庆幸他有萧何,幸亏他帮自己追回了韩信,让他有个反悔的机会,让他没错过他。
后来他给韩信梳头发的时候,还特意把他的头发扎的很高。
韩信也曾问过他为什么把自己头发梳的那么高。
“因为这样你就能比我和张良高了啊。”
“……”
其实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这样经常能让刘邦想起初见他的时候。
4
他被封为汉王后,心里却仍然不认输,再说了,他本来也没输。
于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和韩信分头出发了,为了共同的目标,各自忙碌着。
直到有一年,在外面打了几年仗的韩信刚结束了手底下的工作,连着白天带夜的回君主那里汇报工作。
“你瘦了。”刘邦拉着他的手,看了很久。
“为了君主和信的目标,辛苦些算什么。”
“能不能别走了。”刘邦紧紧地抓住他的手。
“信还有事情呢,君主。”韩信看着刘邦一脸小孩子见了玩具不愿送手的表情,倒不知道怎么拒绝他。
“要是真的有法术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多好。”
“那我到希望君主永远记得我就好。”
那短短的几天,刘邦难得把公务都丢给张良,带着韩信出去玩去了。
君主承诺他的部下,他会永远相信他,永远记得他。
事实上,君主也从未违约。
5
韩信每次经历大仗的时候,刘邦总是在营帐里坐立不安,张良一边看着刘邦晃来晃去,张良坐不住了。
“君主,你淡定,韩信没问题的。”
“……我没担心韩信啊,你哪只眼睛看出我焦虑了?我现在,啊现在我只是有点饿了,我去吃饭。”
“君主,你五分钟前刚吃完饭!”真是口嫌体正直的人,张良吐槽。
之后背水一战的时候,根据张良的不完全统计,刘邦那天至少吃了五顿饭。
君主的焦虑,韩信自然是看不见的。

背水一战后,韩信北上降服了燕国,汉四年,韩信被拜为相国,降服了齐国。
之后,刘邦封了韩信齐王,虽然当初上书想要个假齐王,但君主意外的给了个真的,但是韩信总算有个可以休息一下的地方了。
次年十月,刘邦与韩信会师垓下,商量如何弄死项羽。
韩信带着人来垓下会师的时候,看见那个男人比以前更成熟,眼神里已经全然没有以前的犹豫了。
是,那就是他的君主。
只不过,他不属于他,他比以前更像个君主了。同时,他现在应该比以前更不信任韩信了。
设计出四面楚歌,逼死项羽,他的君主,在他的帮助下,现在是真正的君主了。
6
那天晚上,刘邦与韩信两人在帐中喝酒。
“韩信……你说……你会佣兵自重吗?”刘邦喝的面红耳赤,用手指敲着桌子,“信啊,天下是你我共谋下来的,要是我那天不得不杀了你,你会恨我么?”
“……”韩信不说话,但是心里似乎被刀扎了一样。
是啊,他是君主。狡兔死,走狗烹,这不是你一开始就想明白的事情么?
但是他韩信也是人,被自己最爱的人伤的时候心也会痛。
“君主,我会恨你的。”韩信看着刘邦,眼睛意外的红了。
“是啊……哈哈哈哈哈……”
刘邦走下高位,把韩信拽进怀里,狠狠地吻下去。没有犹豫,也没有他一贯的温柔。
“你得为了我好好活着,韩信,朕不许你提前离开,你的一切都必须属于我。”
刘邦没看见的,是韩信眼角的泪水。
7
汉建立后,韩信被解除兵权,徙为楚王,后被人告发谋反,贬为淮阴侯。*
直到那一天,他的时间差不多要停止了。
刘邦带着人离开了,因为他知道今天吕后和萧何要干什么。而这些,也皆是在他的默许下。
“你是在意他,还是你的天下?”
女人曾那么问他。
他没法回答。
刘邦,到今天你仍然是个懦夫。跟当初那个地痞流氓没任何区别。
你不是答应过能保护好他吗?你不是说过要他为了你好好活着吗?
刘邦在心里这样骂着自己。
刘邦勒住缰绳,“回城!”
“可是……”
“再废话朕诸你九族!”
快,再快一点,我后悔了。
信,你可一定要等着我。
8
像疯了一样,他冲进长乐宫。
他的血像他的发色一样,真扎眼。
“君主……你果然……还……还是不信我……”韩信躺在他的怀里,只说的出这一句话。
“你真是傻,韩信。韩信,你活该。我也是活该。”
那天,长乐宫被封起来了。因为不配有人看见君主流泪。
他抱着他,哭的是韩信,也是他自己。
刘邦最终也什么都没带给他,还亲手扼杀了韩信的希望。
吕后告诉他,韩信死的时候是笑着的。但是笑的好绝望。
9
君主希望他的快乐永远不停止,于是修建了长乐未央。
可是,就是在长乐宫里,他一辈子的快乐都结束了。
别人都知道,君主开始清洗旧臣了。于是死的死,逃的逃。
有人说,这是君主管用的手段,韩信也是傻。
也有人说,是韩信的不是,佣兵自重,迟早会被君主怀疑。
嘛,总之对于这些谈论这些事情的市井之人来说,故事已经结束了。
大家在感慨韩信之余,也不免说起这位双面君主。
10*
公元前195年,刘邦因讨伐英布叛乱,被流矢射中,其后病重不起,同年崩,庙号太祖,谥号高皇帝。

番外,关于君主的部分
他叫刘邦。原名叫刘季。
从个小地方出来,在家乡混了个亭长当当也是逍遥自在。
他妻子叫吕雉,虽然刘邦不见得多喜欢这个女人,但是他还是娶了她。
这个女人说出的话总是让刘邦无法回答。
“天下和他,你选哪个?”
那个男人不爱天下?连项羽这种人也是爱江山也爱美人,我刘邦为什么不爱天下?
但是,韩信又要我怎么办呢?
“陛下,臣妾知道,韩信是您的一块大心病,臣妾愿意帮您除去这块心病。”
不行!刘邦在心里告诉自己。但是要让他怎么说?
“朕累了。先去睡觉了。”刘邦转身离开,留下一脸诧异的吕雉。
他怎么了?不是杀伐果断么?影响他君王之路的人现在大多也都在阴间种菜了吧。
女人一脸茫然,站在原地。
在君主几天没有回答的情况下,女人这么做了。
他为了逃避打算出城去哪里都好,可是半路又回来了。
在深院高墙的安静宫殿里驾马飞奔,现在刘邦总算能明白,为什么韩信不喜欢这里。
这里太静了。没有人的气息。
可惜,当他赶到长乐宫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
“陛下既然来了,臣妾就先离开了。”女人穿着贵美的华服,大步离开了。
刘邦拉开已经被染红了的帐子,看着那人躺在哪里。
“君主……你果然……还……还是不信我……”
“我信你……我信你……信,走……君主带你走。”
“君主……我……不……恨你。”
刘邦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可是趴在他耳边的人似乎早就离开了。
这是早就注定好的结局,谁又何必恨谁?

番外,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长平战场。
刘邦揉揉眼睛,从床上起来。
他很小心的下床,因为旁边的人昨天晚上不知道有多累。
就算成为历史,这些记忆也总能是不是地跑到刘邦记忆里。
即使每天都看见他,抱着他,仍然也消除不了心里的顾虑么?刘邦换好衣服,悄悄走出去。
“张良?”
刘邦看见张良站在门口,朝他挥了挥手。
刘邦轻轻走出去,小心翼翼地放下了帐篷的帘子。
“怎么了?”
“看君主这一头冷汗,做噩梦了吧。”
“还是能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
“在下也是尽力了。毕竟我的能力有限,虽然历史还是有,但是这个世界的历史跟我们不同。君主仍然是君主,但是韩信,却不必成为您不得不克服的‘障碍’了。”
“我知道。”刘邦擦擦额头上的汗。
“君主,那工资的问题……”张良故意转移话题。
“得了,你的工资是我这最高的,还不满意。”
“呵呵,那个,君主可得年终奖金也多给张良来点。”
“那当然,不客观的说,我是个好人。”
韩信起床的时候发现君主不见了,于是披着件披风出去了,听见他俩在聊工资。
“君主,你哪里好了?”韩信躲在刘邦后面黑着脸。
“我哪里都好的,对吧?”
“……这算威胁么?”
“那算了,因为我不是个好人,所以,信,我们去深刻地讨论一下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韩信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好像来不及了。
君主毕竟力量也不小,再加上身高优势,肯定跑不了了。
张良一脸祝你好运的表情。
“张良,好歹你我也是同僚,你你你忍心见死不救吗?!!……君主……别……轻点……”
“……”张良站在原地一脸懵逼。果然这才是多给工资的原因吗?!
“早上就秀恩爱真的好吗?君主!君主?!真的很辣眼睛啊!!”
即便是言灵之书张良,似乎也拿情侣狗办法呢。
-end-
*10和7的星号部分来自百度百科原文
本文的大概历史结构也是参考自韩信的百度百科,因为豆汁的历史并不好
看这个故事,你不能带着脑子看,因为按照历史结构来,刘邦和韩信八杆子打不着,可是要是按照官方设定,也写不下去
这也是我很纠结的地方,所以两种元素“杂糅”了一下,我也不知道看着的感觉是怎样的,反正我自己是被弄得挺……你懂的。因为我觉得这么写确实是乱,所以让它看上去很合理的样子的办法是小标题(比如1.2.3……)
所以,还是请大家轻喷,觉得还看的过去的孩子就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吧,大家的鼓励就是我高产的动力,还有,大家可以在评论里点文给我
以上
ps:不许寄刀片!!!

评论(1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