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7-04-18  

唇齿相依[邦信]

*oocoocooc小学生文笔
*很久不写了
*韩信第一视角

“嘀嗒。嘀嗒。嘀嗒。”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
抬了下手腕,感觉像用尽了力气,却只能听见铁链冰冷的撞击声。
1
刘邦。
我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衣着整齐的恶魔。
他坐在我面前,比起我的落魄,更能衬得他是个胜利者。
“还是……不肯吃饭么?”
饿死。或许对于我来说都是个好结局。
他站起来,朝我走过来,伸出手想摸我的脸,我把头偏过去,不想理他。
他失望地收回手。
“为什么呢。”
不是疑问句。好像是在问他自己,又像是在问我。
“为什么呢?把我关在这,能满足你作为‘胜利者’的虚荣心了么?”
“你已经是王了,完成了君临天下的心愿了,留我何用?”我自嘲地笑了笑,往他耳边努力靠了靠,“何不杀之……”
我看见他的瞳孔瞬间放大,然后恢复平静,面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像是真心的在笑,可是跟在他身边久了,你就会知道。
这不过是讽刺。
讽刺你的无能。
2
“我怎会杀了你呢?你可是我的功臣……”
“呵呵,不敢当。一向高明的陛下,不需要功臣。”
“你看不起我?”他冷着脸看着我,眸子里像是结了一层冰。
“怎……么……会……”
他突然伸出手,掐住我的脖子,力气突然增大,我说不出话,感觉死神在向我招手。
也好。
总比待在这种鬼地方好。
他松开手,我一瞬间竟感觉有些失望。
连咳嗽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了。
他解开了我身上的锁链,我倒在他怀里,眼前一黑。
“信儿……你错了。”
3
那是个春天。
我站在院子里看着唯一一棵树慢慢地变绿。
正如张良所说,这些树好像一夜间都绿了一样。
也许这是一棵假树。
我摇了摇头。
“呀,信儿,有心情在这看树,不如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刘邦笑嘻嘻地进来,一看就不带着好人样子。
“比如?”那天心情不错,我很少见地接了他的话。
他一愣,又笑起来,脸上却是少见的温柔样子。
“看地图呀。”
我摇了摇头,心里很高兴他终于摆脱了低级趣味,走过去想拿过地图,他却怎样都不放手。
我用了些力气,却被他一下拉进怀里,只不过他忽略了我的体重可不是一个娇弱美人的体重。
我扑过去也让他打了个趔趄。
随即抱着我,笑着说:“你胖了。”
然后我也笑着踩了他的脚。
4
“战争结束后,你要去做什么呢?”那天在看书的张良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愣了一下。
“你又要去做什么呢?”我问他。
“不知道呢。”他只是对我笑了笑。
“大概是,建立功名吧。”
“哦……这样啊……”他又沉浸在手中的书里,不再说话了。
也许,从那时开始,张良就已经想暗示我什么了。
只是我那时,太过于相信刘邦。
相信他不会害我。
相信他不绝情。
相信他对我的所有承诺。
5
我睁开眼睛,发现他坐在那睡着了。
似乎是没支持住,趴在我身边,睡得很香。
我用手轻轻摸摸他的头发,看着他,不说话。
“这种互相折磨,还是算了吧……”
“反正终有一天,你会杀了我的……”
“如果能死在你手里,倒也是不错的死法……”
6
韩信的愿望最终也没能实现。
被竹竿狠狠刺进身体的一瞬间,似乎韩信心里有了答案。
只求,以后不要再遇到你了。
似乎又回到那时候,刚成为大将军的他,满怀抱负,立志要帮身边那个人坐上天下最高的位子。
又回到那时候,驰骋天下,少年豪气。
可惜了,从一开始,都是错的。
你我虽唇齿相依,生死相许,却并非鱼和水。你没了我,至多是多了分孤独,我没了你,却是根本无法活下去。
这本就是,不公平的交易。
—tbc—
晚上看了人民的名义,喝了一大瓶咖啡
根本睡不着(눈_눈)
打上tbc,可能会往后写吧,写现代设定,把刘邦虐的死去活来方不辜负我一夜黑眼圈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