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7-01-26  

谎言连篇[邦信]

*严重ooc预警
*第一人称段五转第三人称
*起名无力

——不要。
——别离开我。
——说好的,永远留在我身边,重言你怎么能食言。
——求你了,别走。
1
韩信躺在床上,手腕上是绳子勒过的痕迹,身上的吻痕和伤让人看起来害怕。
我伸手摸着他身上的伤,看着他身上的伤我才知道我做了多么无法让他原谅的事。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定要离我而去呢。
我不想这样对你啊。
我很爱你啊。
重言,你听得到吗?
碰到他的脸的时候,他还是会轻轻地颤抖。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还是那样,身体蜷缩,让人看着心疼。
“相信我啊,我是世界上最想保护你的人。”
轻轻地揽过他,吻他的额头,抱着他直到他的身体不再颤抖,在我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安静地睡觉。
2
他想要的东西,恰恰是我最无法给的东西。
我愿意将一切给他。
但是没法给他自由。
他不能离开我。
这话十分自私,但是我无法容忍他离开我。
所以,当他说要离开我的时候,我失控了。
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人总是在犯错之后做无用的忏悔,然后接着犯错。
明知道我所做的一切皆是徒劳,却还是要去做。
每天对他微笑,用并不好的手艺给他做简单的饭菜,尽管如此,他还是郁郁不乐,饭也不吃。
才过了两天,整个人明显瘦了,也显得十分憔悴。
也许,是我错了,该放手了。
他,不属于我。
3
“重言,你吃点饭吧……”
他摇摇头,不说话。
“这样,你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养好病我就放你走……绝不纠缠你。”
“真的?”他抬头看着我,
“嗯嗯。”
他接过手里的粥,慢慢地吃起来。
吃着居然呛到自己了,我坐在他旁边,轻轻拍着他的背,他没躲开我,只是看了我一眼。
他吃完饭,开始睡觉,我把扁鹊找来给他看病。
扁鹊看见韩信手腕上浅浅的红印,皱了皱眉,把刘邦拉出去,轻轻关上门。
“……至于么,我觉得伤没什么事,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好好吃饭就行了。”
“谢谢你。”
“没事。身体的伤好医,心里的病难治。明白吗?”
“……嗯。”
4
他最终还是走了,丝毫不犹豫。
我看着他的背影,这辈子第一次想哭,咬着嘴唇,深呼吸,默默告诉自己,从此再也不会有他了。
再也不会有韩重言这个人在我左右了。
我飞快地跑回家锁上门,腿忽然没了力量,我坐在地上,抱着腿开始哭。
好像我把眼泪哭干了他就会回来。
5
两天后。
“张良,你有时间么?”
“咋了?”
“我想喝酒,你过来陪我。”
“……虽然很想拒绝,但是我会去的。”
张良带了好几瓶酒,看着刘邦在自己眼前一瓶瓶地喝。
“别喝了,一会非喝出事。”
“没事……反正也只有我一个人。”
“我还觉得当初我搬走方便你俩呢,结果好像……不想我想的那么好。”
“没啊,他得到了自由,想去做什么都行,我固步自封,躲在属于我的世界里。这结局……对我们谁都好。”
“……你这笑的比哭还难看。”
“哈哈哈哈哈哈……子房你总是瞎说大实话。”
看一个耍酒疯的人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事,如果放在平常,张良准要笑话他,但是现在张良可笑不出来,还有些难受。
默默掏出手机,发短信给韩信。
“重言,你回来一趟吧。”
过来很长时间,张良才收到回信。
“好。”
6
“这醉鬼交给你了。”
“……你叫我回来就是为了收拾残局?”
“我不能太晚回家,要出事的,”张良开门,“再说了,如果你真的没什么想法,也不会发生什么的。”
“……”韩信看了眼张良,张良开门出去了。
韩信走到在桌子上睡着的刘邦旁边,看着他睡觉的时候超安静。
想伸手摸摸他的脸,却又想起那天的事,手停在半空,听见他微弱的打鼾声,轻轻地掐了下他的脸。
那天一生气跟他说要离开,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可怕,直接把韩信拖走往床上一扔,韩信推开他,他就索性把韩信的手绑了起来。
一点不像平时那么温柔,确实吓到韩信了。
“重言……嗯……是你吗?”
“嗯。”
刘邦揉揉眼睛坐起来,看见韩信面带微笑坐在他旁边,揉了揉眼,觉得自己喝酒喝懵了。
“重言!”
刘邦站起来,直接抱着韩信不松手了。
“喂,你干什么……”
“不行,我一松手,就看不见你了,我不想醒过来。”
刘邦从韩信身上起来,一条腿半跪在椅子上,双手撑着椅子,韩信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你终于回来了。”
“我不想回来的。”
“能不能不要走了……”
“看你表现。”
“呜呜……重言……你不会是假的吧……”
“……你是假的我都不会是假的。”
7
“子房,我很爱他,我从未想过伤害他,但是他要自由我给不起,他一飞走,就不会再回来了……”
“我是世界上最想保护他的人啊……”
“可也偏偏是伤害他最深的人……”
“我那么高傲,却只求过他一个人,无法想象,他走的那天,我觉得这辈子白活了一样……”
韩信不知道张良是不是故意让他听见这话而不给他开门的。
总之,韩信最后还是留下了。
然后作为报答,韩信转给了赵云不少少女小说的资源。
事情的结果我们不得而知,反正据说,只是据说,张良三天没下来床。
—end—
张良:老子下次绝不再帮你
韩信:_(:з」∠)_子房莫急
张良:(눈_눈)
刘邦:喂,赵云,你还要不要小说……
张良:我不认识你俩,离我远点
—真.小剧场完—

整天废话不如写文
马上要开始补作业了又没时间了
不说话多写东西
文笔都生疏了
现在开始拒绝废话拒绝ky拒绝雷的cp
留言一如既往地看了,感谢姑娘们的赞美和支持(鞠躬)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