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11-30  

花吐症[邦信]

*ooc
*回应点文

这事发生在俩人分手以后,可是过程依然虐狗。
然而我至今无法理解他们那时候为什么分手,也是只是为了秀恩爱?
——来自张良同学的记事本

1
“你这是……花吐症啊……”
扁鹊在亲眼看见韩信的病症后还是不敢下结论。
“什么……花吐症?”韩信满脑子疑问,但是他现在并不想说话。
“我也只在书里读过,据说是因为很思念一个人抑郁成疾,然后会不断的吐出花瓣,如果不治的话很快会死。”
“吃什么药能治呢?”
“……药,貌似不管用。”
韩信皱了皱眉头,这病听起来不就是相思病么?再说他也没到那个程度,不至于要人命吧。
“我记得……是要你所想的那个人的吻吧。”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我可没说这是玩笑。”
2
这病难道不是很残忍么?
明明知道那个人不了解你的心意,却还是要让你知道你有多爱他。
韩信现在只感觉嗓子里腻腻的不舒服,一说话就开始咳嗽。
看见带血的花瓣随着话语一瓣瓣地出现,韩信觉得自己还是在段时间内闭嘴比较好。
虽然也去查了查关于这个奇怪的病,但是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左不过是美丽的少女得了花吐症最后获得了心爱的人的吻最后幸福快乐地与心爱之人生活在一起。
不过基本上所有的故事也好神话也罢,共识都是,不治会死。
韩信合上书,倒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
这几天还是请假比较好,顺便早早地安排一下后事。
3
“为什么放弃治疗?”
“能治不早治了。”
“你到底喜欢谁啊,你不好意思我帮你拉过来给你亲……”
“咳咳……你这话说的……咳咳咳……”
韩信看着咳出来的花瓣,没再说话。
“你先别说话了,你等我,我过去一趟。”张良挂断了电话。
张良怎么会不知道答案,只是两个聪明人,谁也不需要捅破那层窗户纸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4
“韩信得花吐症了你知道吗?”孙尚香看着对面天天跟没谁人一样的刘邦,感觉不对劲。
“花吐症?什么奇怪的病?”
“嗯……反正就是思念一个人抑郁成疾的一种病。”
“那不就是相思病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会死的。”
刘邦要加菜的筷子停了下来,又收了回去。
“你怎么知道的?”
“重要吗?”
“我救不了他。”
“你还没试过,怎么知道。”
“他不爱我。”
“你爱他不就好了?”
“你这人……算了。”
刘邦拿上外套就走了,剩下孙尚香和一桌子菜。
当然了,孙尚香也算没白做好人,至少刘邦还是结完账走的。
5
“你真的想好了?不再考虑一下?”
韩信点点头,又开始苦笑。
“子房,你说我死了之后,他身边还会再有能为他得上花吐症的人么?”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也是,反正不重要了。”
“我觉得你不会死的。”
“……”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活下去,和君主在一起,不是最好的结局么?”
“你是要让我去求他,求他可怜我快死了,把爱情施舍给我只因为我得了这该死的花吐症?即使我爱他我也绝对不会这么做。因为我是韩信。”
6
诡异的静谧里突然响起了手机振动的声音。
“谁?”
“那我不能没有韩信。”
“你……”
“开门。”
张良听见门外有人说话,就过去把门打开然后悄悄地离开了。

所以我们至今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除了少女漫画的常规情节还应该有别的什么的……
孙尚香表示你们俩可以多打几次,她不介意多吃几顿饭。
—end—
本来想补个番外写写那天发生了什么,但是想想我的写作功底,写个番外我也只剩想想了。
只是感觉无论是君主还是信儿,应该都是固执到可怕的人。
一旦做了什么决定就绝对不会再改变,即使伤害到自己
可是感情这个东西吧,它不像别的,可以操控,实在不行还能算算概率
他们俩,应该都属于很珍惜对方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但是谁也不会先低头那类的吧
当然我写的矫情我知道
花吐症我也没写过,设定从百度词条里看的

评论(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