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10-05  

关于君主的第一次离家出走[邦信]

*ooc

1
有一件事,在君主和重言的情史上不得不谈,张良也在日记里提过好几次。
那就是君主第一次离家出走。
2
那天君主和重言吵架了。
君主走的时候站门口,跟韩信说:“你不要我了?”
“不要了,你走。”
“好。”
张良拿着言灵之书懵逼。
这怎么想小孩打架呢?
这俩人人高马大小孩心啊。
张良一脸淡漠地坐在沙发上等着听十分钟以后刘邦回来怎么去哄韩信。
可是十分钟以后君主没回来。
没事,也许君主就是出门去买了个冰棍呢。一会儿就回来了。
又一会儿也没回来。
张良回头看了看韩信房间的门,还是关着的,于是掏出手机给赵云打了个电话。
“喂,子龙?”
“怎么了?”
“君主和重言吵架了。君主离家出走,到现在都没回来。”
“……”
“子龙?子龙?”
诶挂我电话干什么?
一会儿赵云又打回来了,“对不起啊子房,我以为手机坏了。今天是愚人节么?”
“渔人?节?钓鱼的人们也有节么?”
“啊不,是愚蠢的人,愚人。”
“管他渔人还是愚人,跑题了……子龙你能帮忙去找一下君主么?”
“哦好。”
3
“重言,我做了面条你吃点吗?”
“嗯。谢谢子房。”
韩信出来,看见外面天色渐黑,看着桌子上的面条,坐下吃了几筷子。
“子房,你说君主吃饭了么?”
“不知道。”
“我是不是错了。”
“不知道。”
“……”
晚上,韩信早早地去睡觉了,张良坐在外面看书。
“子房。”赵云进来,后面背着个醉鬼。
“子龙,君主?这是怎么了?”
“刚才去和李白刘备一起喝酒了,找到的时候已经不行了。”赵云一脸冷漠把刘邦扔沙发上了。
“我去弄醒酒药。”张良进了厨房。
4
“装。接着装。”赵云拿起桌子上张良的书看了几页。
“……”
“你再不说话我就把前辈电话给女生们了。”
“你早看出来了?”刘邦睁眼看着坐在一旁的赵云。
“我赌一百前辈现在没睡觉。”
“不用一百,我身上没钱。”
“经济被垄断了?”
“自愿的。以前就是别人帮我管这管那,习惯了。”
“真是生活残废的家伙。还好意思离家出走。”
“……我今天走之后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后来我发现他没出来找我,有点失望,才离开的。”
“你去找前辈谈谈。很多事情需要沟通的。”
“也许你说的对。”
刘邦站起来,站在韩信屋前,小声对赵云说了声谢谢。
5
韩信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似乎是扁鹊家。
“只是发烧。”
扁鹊拿了瓶药递给韩信,“喝!”
“……”神医这一脸凶神恶煞活脱脱像白雪公主的后妈递给了公主一瓶毒药。
“喝完休息休息就好了。”
也难怪扁鹊脾气不好,大半夜几个人闯进你家让你治病,其中一个还凶神恶煞地看着你。
问题是他像一只仓鼠。
吃枣药丸。
“能走了么?我还要睡觉。”
“神医大人再见。”众人被扁鹊扔了出去。
赵云和张良俩人走的飞快,毕竟他俩不想吃狗粮,剩下刘邦在后面牵着韩信走。
“生病了也不说一声。”
“多谢君主挂念。”韩信想抽出自己的手,却没成功。
“你怎么不出来追我呢?”
“脚崴了。”
“……”
刘邦放开韩信的手,直接背起来了。
“还挺沉的。”
“别废话。”
“还可以再沉一点。手感好。”

虽然说把韩信一直背到家里确实把刘邦累的够呛。
但是他乐意啊!
有钱难买君主乐意呀!
—end—
可要了命了
今天喝了五袋麦芽牛奶
难受的要命
今天先不查错字了
不说了我再去喝一袋

评论(1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