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08-19  

不知心意[白狄]

*起名废(躺)
*ooc请多指教
*@绝味胖次点的甜文

「我挺喜欢你的。要不你跟着我走得了。」
「不行。」狄仁杰看着桌子上的文件,有条不紊地批着。其实已经心动了呢,狄大人的手刚才抖了一下。
青莲剑仙站在桌子前面,皱着眉头。
[那我要走了。]
「你走吧。」
李白咬着牙,又说了一遍。
「我真的要走了。」
「元芳,这些拿下去,把那堆拿上来。」
这明显没把李白看在眼里。
李白也毫不留恋,走出了大理寺。
其实李白想,如果狄仁杰挽留他一下,哪怕有那种意思,自己也可以很厚脸皮地留在这。
可惜他没有。

剑仙大人一个人踏上了旅途。
即便纵情山水,心里也还是想着身在长安的他,时不时还经常想着他会不会有危险。
记得他总是不断地挑战着狄仁杰的底线,不是今天刻个诗,就是明天“打架斗殴”什么的。
他俩的日子平平淡淡地根本没有什么小说里的场景。
没有寄情山水,没有甜言蜜语。往日里放荡不羁的剑仙大人一进大理寺在狄仁杰身边的时候乖巧地像一只听话的猫。
就在他旁白看书,写字,也从来不搅扰到每天工作繁多的狄仁杰。
但是李白却写了很多信寄回长安。
他每到一个地方必然写上一封,尽管李白不知道他是不是看见了或者信件是否遗失了。
但还是要写。
因为李白相信狄仁杰会看的。
一定会。

「我挺喜欢你的。要不你跟着我走得了。」
「好,我跟你走。」
李白有些惊讶,但还是拉着治安官私奔了。
「怀英!」李白从梦里醒过来。
「果然,是个梦啊。」
想想自己也有快两年没见到他了。每天梦到的见面也不算啊。
该回长安了,李白心里想。
第二天天刚亮,剑仙大人就踏上了回长安的路。

长安,比记忆中更热闹了。
李白看见以前刻在那里的诗句,想起了没遇见他的那时候。
当心里有了牵挂的时候,再远的路也想咫尺一样。
李白一路无阻地进了大理寺,却没看见狄仁杰。
他在大厅只看见正在忙碌的李元芳。
「狄仁杰呢?」
李元芳看见站在哪的李白,愣了一下,随即让正在与他说话的人等一下。
“狄大人……请假了。”
「别骗我。」
“狄大人不会见你的,你看哪,狄大人让我还给你的。”
李白看见桌子旁边有个木盒子,打开一看,全都是这些年写的信。
「我不信,狄仁杰到底在哪?」
“李白大人别让我为难了。我现在真的有点忙。”李元芳明显不愿意与李白多说话了,匆匆离开了。
李白往里走,去看狄仁杰平常工作时住的地方,却没看见狄仁杰的东西。
侍者朝他鞠躬,然后在收拾房间。
「狄仁杰呢?」
“狄大人……已经去世了。”侍者跪在地上,低低地抽泣着。
这玩笑开大了吧。不想见他也别这么诅咒自己啊。
李白走出去,看见在院子里的李元芳在吩咐许多事,直接上去拽住他的衣服。
「狄仁杰呢?!」
“李白大人你别逼我了……”
李元芳的声音开始变得不对,然后李白看见他的眼泪充满了眼眶。
“狄大人说,不想让你知道,所以……所以让我把信还给你。就差几天,你就能见到他了。”
密探的声音在轻轻地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那个平常在身边的人不在了。

路上有很多送行的人。
女皇陛下也发了召令追封。
李白站在人群的最后,喝着酒,突然开始笑了。
一开始笑的很小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走出了长安。
很多人诧异地看着他。
也许是因为狄仁杰总是和剑仙过不去吧。
也许是因为太过悲伤了吧。
人们在心里猜测着。
李白不想知道狄仁杰葬在哪里了。
这没有意义。
只是曾见长安到过剑仙大人的人,再也没有在长安见过他。

说书人(豆汁)的醒木轻轻拍在桌子上,台下的人明显没有听够。
[再说点吧。剑仙大人最后怎么样了。]
[就是就是。]
“那可不行,我要回家了。”我收拾着我的东西要回家了。
[说书人,下雨了。]老板娘坐在台下,看着我。
“唉,天公不作美啊。那算了,但我说的不过是道听途说,大家信了也就信了,不信也就一笑了之。”
我叹了口气,接着说起了故事。

那天剑仙大人走到一个小城,正在酒馆里喝酒。
突然一个人坐在了他对面。
李白的眉头微微一皱,抬起头,发现竟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剑仙大人还在游历啊。」
「是啊,只因为没人能收住我的心。」
「那为何不寻一个能料理家事的姑娘呢。」
「不中意的话,是耽误了她也是耽误了我。」
李白把酒葫芦递给他。
「喝了这酒,就是我李某的人了。从此游历世间,再不可离开。怎样?」
对面的人接过酒葫芦,喝了一口。
「可以。」

“好了好了,不说了。”
天也晴了,我拿着我的扇子,走了出去。
却看见有人比我更先离开。
前面的白衣少侠和一个黑头发的男子走在一起,背影甚是恩爱。
—end—
@绝味胖次同学点的文
不齁但是略甜,我特别想知道你是哪里人……

评论(1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