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08-16  

非黑即白[邦信]

*ooc,ooc,ooc
*来互相伤害啊
*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结尾补完了请组织放心

——他认为这世界是黑色的。
——因为他看不见希望。
1
他这辈子,最希望的就是别再遇见刘邦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他还是看见了他。
“春风吹又生,斩草要除根。”
他站在那里,同王者峡谷中的大家聊天,一脸轻松愉悦,一点也不像前世的他。那个无情的君王。
张良依旧站在他身边,他知道,子房他觉得那个男人有一番雄才伟略,张良愿意追随那样的君主。
韩信也想过去,跟他说,君主,好久不见。
但是心里的厌恶很快盖过了这种感觉。
他记得,上次,他跟自己说,信儿,朕必不负你。
自己信了。
可是在快死的时候,他看见那个男人在他旁边,面无表情。
我不过是你得到天下的工具,对不对?
你回答我啊!刘季!
可惜,他最后也没得到答案。
自己的君主,一直如此。
2
“你不要在这里了?”召唤师小姐一脸惊讶。
“是。韩信生前没有遗憾,死后也无怨,不愿意待在这里。”韩信看着面前满脸疑惑的召唤师小姐,很坚决地说。
“……召唤您是您的主观意愿,我不知道您活着的时候有什么遗憾,但是您既然愿意来到这里,我希望您不要轻易放弃在这里的机会。”召唤师小姐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或者说,这里有什么不好吗?”
“不……是我自己的问题。”
“如这可就难办了,如果您没有一个理由,我无法单方面终止召唤的契约。”
“那我再考虑考虑。”
“那再好不过。”
刘邦站在里屋,面色阴沉地听完了他们的对话。
3
韩信正睡着觉,忽然听见一阵急促地敲门声。
“谁……呀!”
韩信一开门,看见面前的刘邦,刚想关门,突然被刘邦推进屋里压在墙上。
“你何必呢?”
“什么叫我何必呢?我不欠你什么了,刘邦。”韩信想推开他,但是发现根本没用,再用力又怕他疼,于是侧过脸,不去看他。
“你登坛拜将,我用江山还给你了。你识我,我也以死亡还给你了。我不欠你的。”
“可是我欠你的,我想还给你。”
韩信看着面前的他,满脸歉意。
“君主,情要怎么还?很不幸我一直爱你,但是我已经受够了。我不再想跟你有瓜葛了。”韩信推开他,“要么步入轮回,要么永世堕落下去,我不再想遇见你了。”
“你走吧。”
韩信逃似的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无力地靠在门上,随着身体的滑落,倒在地上。
这该死的整人游戏,该结束了。
4
韩信终究还是决定不再待在这里了。
早上依约来到召唤师小姐这里。
“解除契约的方法也很简单,用这个自杀。”
召唤师把手里一把贴着封条的刀交给了韩信。
“不过还是希望您慎重考虑。还有……有个人要见您。”
召唤师侧身进了里屋,刘邦从里屋走出来了。
“真的想好了?”
“是。”
“你不就因为我在这里所以不愿意待在这里么?”
“不是……”
刘邦看着犹豫的他,突然笑了。抢过他手中的刀,“信儿,既然这样,那只好我先走一步了。”
血。
再一次见到了。
只不过不是他的,是刘邦的。
“君主!”
“对不起了……”
韩信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他抱在怀里。
“从来……都不是工具,我那么爱你……可惜我……我没有办法保全你……那宫殿里,总感觉有你在,所以才不忍心拆掉……”
“没有……时间了……”
刘邦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就渐渐不见了。
剩下的只有地上带着他的血的刀。
“满意了么?”召唤师小姐点了只烟,吐出一个完美的烟圈。

——他认为那世界是白色的。
——没有他的地方,根本没有颜色。
5
长乐宫。
刘邦一个人抱着韩信的尸体无助地坐在那里。
他很想回答他的问题。
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开始,就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来的。
可是,后来自己好像也陷进去了。
这可不行。因为我是这江山的主人。
可是,为什么心那里那么痛。
错觉吧。
眼泪也是错觉么?
信儿,你再来跟我说句话啊。
你不是很厉害的么?你不是连项羽都想办法杀掉了么?
那么这次一定没死对吧。
身体冷下去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
对不对……
6
刘邦站在众人间聊天的时候看见韩信了。
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难道过去告诉他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可是还没想好,他就已经离开了。
刚向召唤师小姐吐完苦水,就听见来人的脚步声,进里屋了。
没想到是他。
可是……这说的内容可有点不太对啊……

7
“满意了吗?”召唤师见韩信跪在那里,也不说话,又问了一边。
“还要走么?”召唤师走过去拿起了地上的刀,“可是有人在你前一步先去了呢。”
又是一口烟。
“就算步入轮回,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你真的忘的了他?”
“就算他在你身边把眼睛哭到肿你也是看不见的吧……”
“明明自己不坦率,却要怪别人。还有刘邦也是……”
“别说了。”
“他也是傻吧。明明韩大将军那么喜欢他却认为你在逗他玩。”
“我叫你闭嘴!”
召唤师小姐蹲在他面前,微笑地看着失魂落魄地韩信:“两个痴人啊……”

8
“捅自己捅的真狠。”扁鹊帮刘邦涂上药,看他装死,于是狠狠往伤口上摁了一下。
“嘶……”刘邦倒吸一口凉气,满脸怨念地看着扁鹊。
“谢谢神医了。”召唤师小姐走进来,朝神医鞠了一躬。
“没事,既然在这里,帮忙也是应该的。”扁鹊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去。
“您一直想要的草药我今天早上放在您家桌子上了——为了表达我的感谢之情。”召唤师小姐在扁鹊旁边低声说道。
扁鹊看了眼她便走了,脚步也没有慢下来。
“嗯……我的刀造成的伤可好不了,这次想办法救了你,下次就没那么走运了。”
“走吧,去找你家恋人去吧。”召唤师小姐把门打开,侧过身,“他现在应该在我的图书室想办法呢。”
“那么……人情下次再还。”刘邦穿好衣服,匆匆走了。
“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召唤师小姐看着自己一点点变得透明的身体,轻轻地笑了。
如果不是禁忌的魔法,怎么救你。要是因为看见你俩误会太深,我才不救你。
9
刘邦搂着红着眼睛的韩信,走出了古老的图书室。
从此过上了王子和公(wang)主(zi)般幸(ji)福(fei)快(gou)乐(tiao)的生活。
只不过,没人知道那天之后召唤师小姐去哪了。
—end—
讨厌榨汁机,想想就害怕(缩成一团)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