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他是个天使//////
2016-04-23  

[夜话]〈9〉

*时间太久了我已经忘了剧情
“那么本田菊,你该告诉我你需要什么,不能让我白干活。”王耀把床边的晚礼服拉过来,比划了一下,“很合适。”
“什么鬼……”本田菊推开被子,“我不过是想夺回家主的身份。”
“夺回家主的身份……?仅此而已?”王耀笑了笑,“身为嫡系儿子的你如果都要用这样的手段那么现任家主还不上天。”
“你不明白……”本田菊挥挥手。
“本田菊,你是想用家主的身份庇护阿尔弗雷德吧。”
“花家账簿里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就能威胁多少人。”
“让我陪着你玩这样的游戏很有意思?”
“玩火自焚知道么?”王耀伸出手勾起本田菊的下颚。
“知道,所以我才选择了你。”本田菊打掉了他的手,“王耀你是个商人,对自己无利的事情你是不会做的。”
“那么现在配合我,我帮你夺回家主的身份。”王耀一挥手,上来就有人把本田菊按住了。
“你干嘛?!”本田菊想挣脱,但是不行。
“把晚礼服给他穿上,假发戴好,王家的二小姐要出门。”
“是。”
随后当然是被一大堆人七手八脚地换上了麻烦的礼服。
最后头发上还不得不带上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
“我都说很合适。”
“如果刀在我身边我一定杀了你。”
“别急,亲爱的‘妹妹’,好戏刚刚上演,——春燕看家,有人来了一律不接待。”
“好的。”王春燕向出门的两个人微微鞠了个躬,随后拿起了手边的枪,也出去了。
“我们这是去哪?”本田菊压低声音,虽然马车里只有三个人。
“教堂。”
“……”
两人一路无言,王耀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本田菊看他那么平静,心里却有些紧张。
“到了。”王耀推开门,很绅士地把手伸过去。
本田菊握着他的手,也下了车。
这是个郊外的小教堂,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小修女手里的小花篮里装满了漂亮的小花,一蹦一跳地进门。
“诶?大哥哥!!”小姑娘看见待在门口的王耀,眼睛直发光。
“嗯,梓芜,这是出去干嘛了?”
“今天天气好,可以出去玩。”
“院长在吗?”
“在,要不要我去给哥哥叫?”
“啊,不用了,去玩吧。”
王耀摸摸小姑娘的头,丢下本田菊走进了教堂。
“姐姐,你是谁啊?”
“在下?在下是……是刚才那个哥哥的亲人……”本田菊一边编瞎话一边想想怎样才合理。
“哦?是吗?”
“是……啊。”
“姐姐你好漂亮啊,”梓芜轻轻摸着本田菊昂贵的裙子的一脚在手里,眼里满是羡慕,“可是这衣服一定很贵吧……”
“嗯,可是这也不是我的衣服,其实我是……”
“小菊,来来来……”王耀笑着朝本田菊挥挥手,示意他过来。
还特意换了较为亲昵的称呼,为了不露馅,还真是细心,不过话没说完还真是变扭。
老子是个男的,男的!
走过去一看,在门里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这应该就是这里的院长了,本来以为是个年迈的女人。
本田菊的家族也是有教堂一类的宗教场所的,虽然他们都不见得信,但据说这是对吸血鬼的一种威胁,所以受了重伤的人都会在教堂养好病再出来。
这个院长明显年轻的过分了。
“这就是……货物?”站在阴影里的女人轻轻问。
“是。”
“好吧,那先暂时待在我这,什么时候交易?”
“两天后,晚上十一点,压轴。他的衣服我都准备好了,已经送来了,剩下的拜托了,莱丽丝。”
“好的,公爵大人。”
“那……小菊,我先走了。”王耀谈完准备走,却被本田菊拉住。
“我怎么办……”
“留在这,”王耀侧过身,“我想多欣赏欣赏阿尔弗雷德焦急的表情,就当是利息了。”
“你……”
“就是那么恶趣味啊鲁,年轻人,沉住气。”王耀难得开了个玩笑,随后走了。
“额……”本田菊看着这位年轻的修女,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大人,请跟我来。”莱丽丝领着本田菊往后面走,“这是您住的地方,当然是简陋了些,但是反正只有一夜两天,您将就一下;当然了这里生活没有城里的好,但是生活挺平静的,两天以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等等,修女小姐,这间教堂真的是教堂吗?”
少女脸上的表情微微僵住了,随后又开始微笑,“当然,这里还有五六个孩子,要不是王耀大人,估计我们早就死了。”
“你知道他是吸血鬼吗?”
“知道。”莱丽丝的笑容愈发深了,“您就安心地住吧。”
两天的日子对本田菊来说倒是不长,但对阿尔弗雷德可就长了。
白天料理工作,晚上让人满城地找本田菊。
“王耀你到底要做什么?!”十二点的一个电话把王耀的好梦打断了。
“不做什么啊,唱大戏给你看。”
“你最好……”
“你最好识相的把本田菊交出来,不然我打爆你的脑袋,fuck!”王耀学着他的声音,却略带了些许戏剧性。
“你为什么要把他送上拍卖场。”阿尔弗雷德到是意外地冷静下来了。
“当然是拿钱,商人无利不图。”
“你最好小心。”
对方先挂了电话,听着挂线的嘟嘟声,突然陷入了沉思。

似乎在格雷菲尔,无论什么样的罪恶都能被原谅。
吸血鬼的贵族可以肆意挥霍人类的财富,可以肆意买卖人类的生命。
可是人类却无力回应。
吸血鬼贵族不死的神药,那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也像毒药,腐蚀着所有人的精神。
属于吸血鬼最大的宴会,格雷菲尔的拍卖会,即将开始。
现在是十点三十五分,贵族们陆续入场,贵族小姐身上的衣服无一不价值不菲。
欲望,像一张网,想出去却出不去。
王耀坐在车里,右半张脸上金色的面具倒映着两旁的灯光。夜晚似乎永远不属于格雷菲尔。
“今天晚上安排了什么节目?”王春燕玩着手里的手机。
“大戏。”王耀笑笑。

阿尔弗雷德整理好衣服,随着服侍的人进入了会场,理所应当地坐在了第一排。
旁边是梅洛斯特·洛林夫人,他的先生似乎今天没有出现,所以由她代表莱顿一家出席。
另一旁是王春燕,阿尔弗雷德朝四周看了好几眼都没看见王耀,那把他妹妹放着什么意思?看着他?
突然感觉有点烦躁,阿尔弗雷德刚要站起来,却被旁边的洛林夫人拦下了。
“别着急。”
“谢谢,但是……”
“你越着急不是越让人体会到你的不安么?”
阿尔弗雷德听了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又坐下了。

今天的每一件“商品”都是很不错的,出价也一轮比一轮高。
但是不到最后,没人知道这回究竟给大家准备了什么好货。
“好了,接下来,是这回的压轴物。”主持人神秘的撂下话筒,只见全场的灯都熄灭了。
等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之间舞台上的灯光全都打在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笼子上。
笼子里的“少女”眼睛被白色布条蒙着,身上水蓝色的长裙让人看着如此清新,黑色的长发没有梳起来,散在肩上,“少女”是跪在那里的,手还半碰着笼子。如此无助,如此惹人怜爱,引起了现场的骚动。
“好,底价七百万。”主持人缓缓开口。
“八百。”“八百五。”“九百。”……
看来谁都不想放弃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祭品。
阿尔弗雷德看着台上的人,一眼就看出来是本田菊了。
他沉默,是要夺回他。
“一张支票。”阿尔弗雷德默默地说。
一张支票,什么意思,意思就是随便写。最高上限是两千万。
他的爱人,怎么能让这些吸血鬼的脏手玷污。
“那就好,阿尔公爵,我等着你的钱。”台上突然换了个方向的灯光,照在了个女人身上。
“扑通。”笼子下面的机关被打开,本田菊被那个女人带走了。
“该死。”阿尔弗雷德起身跑去后门,现场的贵族也完全陷入了不知道怎么样的一种状态。
会场后面是一片森林,女人走过的轨迹很容易被知道,一直跑,也不管前面的荆棘和树枝会把自己伤成什么样子。
直到跑到尽头,是一片草地,和一条安静的小河,月光洒下,本田菊躺在那里,那么美丽,就像他从未信过的神赐给他的礼物一样。
“别动。”女人从后面举起手枪。
“你是谁,有本事摘下面具。”金发的年轻人转头,看着后面朝他举枪的黑短发少女,她脸上还戴着金色的面具,倒映着水的波纹。
“你一直在找的,推他下水的人。”本田樱默默地拿下面具,扔在一边。
“很想知道为什么吧。”
“什么?”
“‘害’他的理由。明明是兄妹,却要把自己兄长害死。”
“说说看,如果我能接受。”
本田樱开始笑,直到最后开始大笑,手中的枪也放下了,渐渐走向阿尔弗雷德。
“我亲爱的兄长,从生下来就开始受苦,后来为了更没用的妹妹,又要投入无止无休的家族斗争,”本田樱走过阿尔弗雷德身边,走向躺在那里的本田菊,“我只是,想让他离开啊……”
“这不是理由,你在说谎。”
“是啊,可惜我亲爱的兄长永远也不用了解真正的理由了……”枪上了膛,对准那里的人,“再见了,哥哥。”
“等等!”
“嘭!”
阿尔弗雷德感觉那一刻,心跳都停止了。虽然也亲手杀过不少人,但是这种感觉不一样。
那是自己活了数百年心中唯一所爱啊……
水蓝色裙子上溅上了不和谐的红色,但是受伤的却不是本田菊。
本田樱看着自己的肩膀,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后。
“王耀……!为什么!你不是……”
“死在幕后了?得了吧,还没到大结局呢(豆汁不会让我死的)。”
“哼,那后会有期了。”本田樱突然消失了,伴随着一阵烟雾。
阿尔弗雷德上前叫醒本田菊。
本田菊感觉脑袋疼得要命,突然被人打了一棍子然后就在这了,看着眼前的阿尔弗雷德一下吻上去。
管他呢,反正他是真的。
“诶,现在秀恩爱有点早,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怎么出去怎么样。”王耀放下的枪,扔在一边。
“小耀,专属直升飞机来了哦~”突然上面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那最好,王耀,新账旧账一起算。你们子不是曰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阿尔弗雷德抱起本田菊。
这一抱起来,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放手了。
“咳咳……在下的感受呢?”
“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这大黑天的你们放心让伊万开飞机吗?”
-end-
那么,历时很久很久的拖稿终于结束了。一开始写夜话也真是一时兴起,写到最后也有特别认真的在想到底怎么结束,所以也是拖了很久,改了好几个版本,这也是第一次写米菊,豆汁知道写的特别不好,还希望大家日后对我多多指教。
在下不胜感激。
豆汁      2016/4/23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