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他是个天使//////
2016-04-10  

#夜静花落谁先觉#双耀

*我不知道是不是私设,总之觉得是个安静却又甜的故事。
*如果能接受,那么ready go!

——“呐,你欣赏过花开的时候吗?”
“那是悄悄地绽开的,从一个花苞绽开成为一朵美丽的花。”
“你知道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吗?”
“当它选择绽开的时候,就意味着它也在选择着自己的死期。”
“它会看着自己从风华绝代最后坠入泥土,染上污垢,变得一文不值。”
“所以,那些花朵多美啊……”

王耀合上书,静静地想着什么问题。有人说过,看很多书的人会渐渐变得有些木衲,因为长时间的精神力高度集中会让他们渐渐地忽略身边发生的事情。
书上的话,他曾经听另一个人说过。那是个爱讲故事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很爱说话。
抬头看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默默走过去关上灯,站在窗户前看看外面。
很多小说里都描写过夜景,多么多么美丽,多么繁华,其实要是说起来,真的的夜景其实不是那样的。
与其说美丽,倒不如说是寂寞。因为眼前很黑,出于本能没人会去冒险,那种无助的寂寞感就会慢慢地侵蚀你的内心。
有的住家早已熄灭的灯,或许高楼里会有零星的灯光,但也是少数。楼下的路灯都被打开了,但是在那么高的地方看是如此微不足道。
王耀左手插着口袋,右手却在漫不经心地刷着手机。所谓手机控,不过是心里有所依赖,拿不起,却又放不下罢了。
比如现在自己就在痴痴地等着手机那边的人的回音,可惜音量已经调到最大,还是听不见任何提示音。
他与那人结缘与网络。那人是网络上的大神,后来才知道他叫王黯。王耀一点开他写的文就再舍不得关上了,他的文字一直影响着王耀,于是王耀开始各种勾搭大神,虽然只得到了两次回复,但还是很开心的。
记得那次看完他写的文然后给他捉虫,那是第一次,对面的王黯肯跟他聊天。
书里的话也是王黯第一次跟他说的最长的话,王耀为此还高兴的截了屏。
王耀站在窗边,月亮的光洒在他身上,屋里虽然没有灯光,但还是很亮。手边的茶换了三四杯,但是依然不舍得去睡觉。
王黯曾经抱着王耀说过,他是他一生中最美丽的光彩。
正因为此,他才舍不得离他而去。
王黯不爱说话,王耀就默默靠在他身上看书;他喜欢写文,他就细心地帮他改,帮他查错字。每次工作到深夜,王耀就毫不客气地倒在他怀里睡。
王耀也曾偷偷看过他的表情,但是令他意外,红色的眸子里并没有不耐烦,反而是温柔。这种温柔,是平常他所看不到的。
于是就这么心安理得地睡在他怀里,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王耀摇摇头,再抬头看看表,已然快一点了。
王耀觉得他可能等不到王黯了,他很想再次睡在他怀里,感受他的温度。
突然,一阵开门声打断了王耀的思绪。门被轻轻推开,又被轻轻关上。
很明显,王黯先生并不想打扰王耀休息,可是他不知道,王耀一直在等他回来。
“怎么还不睡觉?”王黯看见窗户前站着的面色惊讶的王耀,带着略带责怪的语气对他说。
“睡不着。”王耀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去,帮他解开领带。
刚刚触摸到他的领带,手就被攥紧了。“是啊,我不就出去出个差吗?留言板都快被你写慢了,私信里也几乎都是你的留言。”
“谁让你不打电话回来?”王耀也有些生气。
“我只是……没想好说什么。”王黯放下手。
“那好,下次我不烦你了就是。”
“呵呵,这么一说还真生气了。”
“……”
王耀轻轻吻上他,对方也很快予以回应。王黯轻轻褪下他的衣衫,解开他的发绳,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似乎他一松手,王耀就会不见。
王耀
“明天我给你梳头发。”
“好。”
“明天我给你穿衣服。”
“……好。”
“明天我送你。”
“……你觉得我生活不能自理了么?”
“这样最好,那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王耀看着眼前调侃他的人,红色的瞳孔在夜晚那么好看。
至少是在他眼里那么美丽,那么独一无二。
眼前这个除了头发和眼睛跟自己不一样的人,其他的那里似乎都一样,又不一样。
那里不一样呢?
心不一样。
王黯曾经一个人欣赏过花开花落,这并没有让他感觉丝毫的不适。但是在王耀出现以后,一个人,似乎那么不好。
也许是名为寂寞的东西在作怪吧。
既然拿走了我的心,那么作为补偿,就把你自己赔给我吧,这才是等价交换。

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end-
*节选自《南烟斋笔录》

今天看见有人找我要授权才想起来好久不写双耀了,觉得对不住那些被我拽下坑的同志于是写一篇当粮吧。
全凭我自己理解写的,写的不好还望海涵。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