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04-03  

[夜话]〈8〉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题首
几个吸血鬼雇佣兵在房子下迅速列队排好。 为首的女孩披着黑色的披风,头发也不像平常一样梳而是扎了个高马尾。
“汇报时间。”王春燕抬手看表。
“十一点四十五。”
“十一点五十五准时开始行动。我们的目标是……”
“不长蛀牙。”
“你走,”春燕看了眼旁边接茬的吸血鬼,“不用硬碰硬,把本田菊先生请出来就好。”
“可是阿尔弗雷德公爵身强力壮,我们怎么打的过?”
“这个……我来拖住他。你们完成任务就赶快走。”王春燕淡漠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今天阿尔弗雷德晚上要去贵族的晚宴,又不能带上本田菊,无异于最好的选择。尽管房子里有无数的吸血鬼和防护手段,但是为了达到目的,什么困难都不是困难。
本田菊躺在床上看书,他不是个爱看书的人,只是因为长夜太过无聊,又没什么好做的,就这么被锁在家里了。
突然听见外面几声枪响,本田菊放下书,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手枪,悄声走下床,站在门口。
“本田大人。”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
“我的主人托我带话给您,您与他的交易已经开始了。那么我们进来了,还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本田菊犹豫了一下,把枪放在身侧,从门前面让开了。
“本田大人,随后请您配合一下。”红色眸子的吸血鬼姑娘嘴角泛起了一个微笑。
“什……”本田菊还没来得及反应,随即被一个手刀敲昏了。
“撤。”姑娘吩咐后面的人扛着本田菊离开了。
楼上放了一个蓝色的信号弹,表示任务结束,全员安全撤离。王春燕满意地看了看手表,踏进了阿尔弗雷德的家。
别墅里点着并不明亮的灯火,王春燕绕过吸血鬼们已经不能称为尸体的尸体,走进了本田菊曾经待过的屋子,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拿着手里的手枪,等着阿尔弗雷德的到来。
阿尔弗雷德在晚宴上正谈着生意,一听自己家直接被连锅烩了,气的手都在抖,但是面上依然风平浪静。
这时候让大家都被惊动了就不好了。阿尔弗雷德这样想着,希望本田菊不要出事。
喝了两杯不得不喝的酒,一装醉,马上回家。
“走的追,房子只有在外面守住了,不许进来。”阿尔弗雷德踏进房子。
直接走向二楼,心里希望着本田菊没被发现,可是一看见打开的卧室门,心就凉了一半,直接抽出佩剑,不管是谁,看见谁杀谁。
“公爵回来的早。”王春燕一脸淡漠。
“确实是早。”阿尔弗雷德一剑劈上去,王春燕抽出手里的刀档了上去,奈何力量不够大,还是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刀上有一道很明显的划痕,春燕有些不高兴,这毕竟是她出师第一年王耀送给他防身的刀。
“是不是我今晚要是不回来,我都见不到我的房子了?”
“嗯哼,也许……”
又是一剑,手枪挡了一下,但是还是有剑痕留在了白皙的手腕上。
王春燕看了一下,伤痕恢复不了,这确实是公爵大人标准的佩刀。
“本田菊呢?”
“呵呵,当然是……”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打,稍微一不留心,就是死。
“……在我手里。”
“你最好赶紧把本田菊交出来,不然一会儿把你们家变成包子。”
“你当变魔法哪。”
“连人带房子一起裹一起炸。”
“是啊,二十年前的惨案,本田樱不就是那么失去双亲的么?十年前,本田菊掉下河,不就是你早就想好的么?”
“既然你是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规范我。”
阿尔弗雷德一下子把刀放在王春燕脖子上,“我是什么样的人不重要,实力决定一切。”
“如果我不回去,三分钟,本田菊就会被送上拍卖场。”
“威胁我?”
“不,恐吓你。”
“滚。”
“呵呵……”王春燕解开头发,披肩发让她的魅力一下子又上升了一格,“第三天晚上,来拍卖会。”
“……”
“如果缘分天定,何必强求?”

另一方面,本田菊晕晕地就被带走了。一睁开眼,看见的是一个白色的房顶子,旁边的椅子上坐着王耀。
他一身还没来得及换下来正装,手里还拿着冒着热气的茶,眼睛在看窗外。外面似乎是一层雾,早晨的太阳刚升起,东方破晓。
“哥哥,……”
“嗯,你先出去吧。”
本田菊想多听点信息再起来,可惜暴露的有点早。
“起来吧,本田先生。为了把你带到这来我差点变成包子。”王耀把茶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站起来。
“啊哈?”
“好了,旧事就不说了。我们来谈谈……你想得到什么。”
-待续-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