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6-03-23  

[夜话]前篇

身体在一点点下沉,毫无挣扎力气。只能看着旁边的泡面翻上去,然后破裂。
耳边是水声,无尽的水声,似乎不知道要坠到什么地方去。
看见倒影变成光亮,在变成浅蓝色。
我似乎……再也没办法回到上面了。上帝给了我二十几年的生命,和猎人的荣耀。
现在终于要全部收走了。
有些不甘心啊……
我还想看樱花飘落时的样子,屋里的酒还没有喝完,还有人等着我回去……
好不甘心啊……
眼睛慢慢闭上,他感觉水一点点进入我的肺,眼前还是故乡的樱花飘落的场景,落到身上,手里……
可是一切都在此与他无关了。

本田菊睁开眼睛,阳光刺痛了他的双眼。他伸出手,挡着太阳,又看看旁边。
wodema。旁边的金发男子一下子吸引了他的全部目光。虽然睡相不太好,但是看上去还是很帅的。
本田菊看向旁边的人,身上似乎没穿什么衣服,但是又看看自己。
我方。我现在好方。本田菊拉拉被子,打算离开,结果手突然被拉住,一下子又倒在阿尔怀里。
“人类,还不老实点……”阿尔抱着他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放开我……死吸血鬼……”本田菊看看自己,除了睡裤什么都没穿,身上原来带的刀也不见了踪影。
“嗯……有点意思……”阿尔把他翻了个身,狠狠地吻下去,手也开始到处乱摸。
“你……”
“处子嘛……别乱动,很疼的。”
…………
然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是这个样子的。
本田菊也是一脑子懵逼啊槽,什么神展开,第一次见面就被吃了而且连名字都不知道。
“别看了,你现在在世界最伟大的英雄家里。”
“你这么自恋你家里人知道吗?”
“……”阿尔弗雷德安静的靠近他,“人类,你现在是属于我的,总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凭什么?”本田菊起来,“我又没让你救我,大早上……唔……”
阿尔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确实,我多管了闲事。但现在,是我救了你,所以你的命是我的。”
“所以……?”本田菊看着他,“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的情人。”阿尔弗雷德穿好衣服,“虽然我并不爱你。”
事情确实很扯淡,但是就是这样。现在世界上已经没有本田菊这个人了,有的只是一个被吸血鬼捡来当情人的人罢了。
“现在告诉我,你的名字。”
“菊。”
“一个字?姓呢?”
“没有。”
从他被自己的亲生妹妹亲手推下去的时候,他应该就明白,他哪里有家,有的只是无休止的斗争和利益。
本田菊不是没相信过谁,他相信过,可惜一切都在冰凉的河水里说尽了。
王耀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你有没有真心的对待过谁?”
那时候他只是微微一笑,“在下会慎重考虑的。”
如今看来,确实要慎重考虑了。
本田菊朝床下看看,一件衣服都没有,只好裹着被子小心翼翼地下床。
“夫人,早安。”一个身着西装的女人推开门。
“什么夫人?”本田菊疑惑地看了看屋里,然后发现,她在说自己,“……老子是男的!”
“可是公爵大人让我们那么叫啊。”
“……”
“夫人,给您衣服。”女人一挥手,门口又进来一个女孩拿着干净的衣服放在了床上。
“请您先梳洗吧,一会我带您四处走走。”
这真是人生中最糟糕的一个早晨。
本田菊想着,扣上了最后一个衬衣扣子。
女人名叫莫妮卡,类似于阿尔弗雷德的秘书。是个末代血族,后来被追杀的时候被阿尔偶然救下,后来就一直跟着阿尔了。
“你知道……阿尔弗雷德是怎么救下我的么?”本田菊突然好奇地问。
“当然。我们那天正巧经过那里追跑掉的猎人,然后就看见您从桥上掉下去了。公爵大人让人把您救下来了。本来是要交给总院的,可是他看见您,突然改变了主意带回来了,之后……”
“哦哦知道了。”再说下去就有本子了。
本田菊也好奇,阿尔怎么会见过自己呢?本田家的规矩很严,孩子们是不允许私自出去的,就算练习也要在本家的地方,自己没有机会见过他呀。
“先生……哦不,夫人……”
“你叫在下先生就好。”
“好,先生,”莫妮卡不舒服地咳嗽了几下,“那是王耀公爵……”
本田菊顺着莫妮卡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身边站着一个长发扎成两个中/国娃娃式的丸子头,左边别着一朵花的女孩子。身上穿着黑色的披风,里面是旗袍。
“……和他的妹妹王春燕。”
“走吧,我们走另一边。”本田菊转头走了。
王耀,他岂能不认识。当初大部分吸血鬼贵族资料都是他拿来的。虽然本田菊并不知道为什么身为贵族的他要出卖自己人,但是还是很欣然地接受了。
自从,他的悲惨生活开始了。
-interesting-
我挖的坑好多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