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他是个天使//////
2016-03-13  

[夜话]〈5〉

——他们给了他们生命,所以自认为就是他们的神明了。
在格雷菲尔最大的交易市场上,一个金发的女孩子正倒在一个大铁笼子里,她的双眼被黑色的布蒙上了,她身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根本看不出身上的伤。
“第300号,200万一次,两次……”带着黑色面具遮着半张脸的拍卖师敲下了锤子。
金发的女孩很快被推下去,换了另一个人。
“你看……这地方如何?”阿尔拉着本田菊的手从侧门进了大厅。
“这是什么地方?”本田菊本田菊拉紧阿尔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你一直在找到拍卖会啊……”阿尔拉过本田菊,“在你没上我的床之前。”
“……”本田菊穿的衣服太多,额头上全是汗。里面不仅有常装外面还有一个厚实的大披风,为的是不让吸血鬼感受到他的味道,面上还带了遮半张脸的面具。
“到了,请。”领路人推开贵宾席的门,让两人进去,其他人自觉地退守门外。
“这样的拍卖会一天有几场?”
“一场,而且只在格雷菲尔的这里。一场只会有十件拍品,而且出价昂贵。”阿尔把本田菊的外袍解开,让他喘口气。
“这样的行动政府怎么会允许?”
“他们当然允许了。只不过这是不能拿到明面的交易。拍卖会所处百分之四十全部都在政府总理事长的桌子上。”阿尔笑了笑,拿起旁边的红酒,“这里的拍品全都是些无家可归的人,或者一些贵族捡来的要死的孩子,他们自认为给了他们生命,所以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神明。”
“你也喜欢这样的交易?”本田菊的手慢慢攥紧了。
“不,今天来我是来找人的。”

他们下面的观众席上坐了许多吸血鬼,有贵族,也有普通的。
他们毫不吝惜地花下大价钱去买别人的命,却又觉得一文不值。
“你觉得这女孩怎么样。”王春燕看看身边的王耀。
“不怎么样。”王耀举起了牌子,“我不是慈善家,但也不会白白害人。”
“那你还举牌子?”
“显得无聊,抬抬价。”
“……”呵呵。
阿尔弗雷德在楼上牵着自家的媳妇往下面看,王耀知道他一直在看他,于是起身走向楼梯。
“嗨,二肥。”王耀简单敲了下门,直接进去了。
“卧槽你……”阿尔忍住了脏话,“你怎么在这?”
“闲的无聊。那你呢?你这小情人可是人类,不怕引起骚乱?”
“你不也一样,旁边那散着头发的美女谁呀?”阿尔指指空座旁边的女人。
“家妹春燕。”
“王耀先生,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本田菊突然站起来。
“好好好,求之不得。”王耀一手护着本田菊的肩,“二肥,你情人我先借走了。”
“……”王耀老子弄死你。

一走到外面,王耀自动放下手,站在本田菊的对面。
“说吧,找我什么事。”
“那我也不客气了。”
“你客气不也得说。”
“……”本田菊清清嗓子,“几年前,你有没有在拍卖会上见到一个白头发的祭品?”
“这……我记不得了,你知道,老年人记性不好。”王耀抓抓头发,“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看看存档。这里每一件祭品都会有照片的。”
“那就多谢了。”本田菊鞠躬。
王耀带着他走了旁边的小路,到了一个很偏僻的仓库,推开门,屋里的尘土让王耀打了个喷嚏。
王耀带着本田菊走进去,在一个高大的书架上看着什么,然后抻出来一本,拿给本田菊。
“你自己看看吧,我去找点东西。”王耀揉揉鼻子,走开了。
本田菊借着暗淡的光看着书里的资料,在第39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梅洛斯特,洛林。年龄29岁,为莱顿公爵所出祭品,成交价100万。”下面还有一张照片。
梅洛斯特有一双异色眼睛还有一头白色的头发,被视作不详,于是家族把她卖给了吸血鬼。最后不知去向。只不过这是一桩十年前的买卖,要从哪里入手呢。
“你可以去找二肥,他会帮你。”
“你怎么知道在下在想什么?”
“因为什么事他都会帮你。”
“为什么?”
“因为你是他的情人。”王耀笑了笑,“好了,我帮了你,你也得帮我。”
“说吧,只要在下能做到的。”本田菊点点头。
“我要花家账簿。”
“这……”本田菊犹豫了。
所谓花家账簿,就是本田家族大买卖的单据,只不过这种东西要隐藏起来比较方便,所以上面画满樱花,后来虽然不用如此,但还是的了个名字,花家账簿。
“后天会有人送到你府上。”
“成交。”
-待续-
一种码不出字的绝望感笼罩着我。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