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5-12-23  

#意义#黑三角

*黑三角同居,耀米杀手设定,雷慎,题文也许无关我是起名废
FIRST
每次当杀手扣动扳机的时候,他们也许心里正想着这次酬金应该是多少或者这次的悬赏令又能加上多少美金。
王耀扣动扳机的时候总是想为什么要杀他。
这个想法也许会很奇怪,杀手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一个不小心,会丧命的。
爽快的美/国/人会笑眯眯地递给他又一颗新子弹,“王耀,远远没结束呢。”
“为什么呢?”
这样的对话每次都会上演,中/国/人总是在锲而不舍地回答上一句为什么。
也许是证明自己还活着,谁知道呢,毕竟我们不是他。
当他们很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俄/罗/斯人会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然后问他们干什么去了。
“夜生活,你也应该去享受一下。”王耀笑眯眯地进屋了。
“露西亚生活简单,你们的世界我不懂。”伊万摇摇头,回屋睡觉了。
阿尔一般会晚些进屋,因为他得去收酬金或者善后。
真是愉快的生活。

SECOND
王耀站在天台上抽烟,这次又做了单大生意,估计阿尔拿酬金的时候会双手一颤。
“王耀,今天回来的好早啊,要不要酒?”伊万双手搭在栏杆上,拿着一瓶伏特加递给王耀。
片刻的犹豫,王耀接过酒瓶子。
“我果然还是喜欢中国的老酒,醇香,浓厚,感觉像在家里一样。”王耀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
“嗯,露西亚喜欢伏特加,喜欢向日葵,也喜欢小耀。”
“喜欢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王耀感到很有趣,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捏着他的脸说喜欢他了。
“嗯……maybe。”伊万想了想。
“你知道么?每次我都在想,如果有一天,死的是我怎么办。”王耀笑了笑,靠在栏杆上,胳膊搭在栏杆上,头发垂下,对伊万轻笑。
“早晚会的。”伊万看着他,喝了口酒,“我们都会死的,也许是枪,也许是刀,也许……是意外。”
“嗯。”也许吧。
也许吧,我们都会死,早晚问题。

THIRD
这次是远距离狙击,王耀屏住呼吸,刚要开枪,却听见了脚步声。王耀在腰间摸到刀柄,在心里默数。
“3、2、1!”王耀把刀狠狠地插在伊万肩膀上。
“怎么是你!”
“啊,够狠的。”伊万捂着受伤的肩膀,“国际刑警,伊万·布拉金斯基,劝你放下武器。”
“嗯,早该想到。”王耀拿起枪,把手中的刀扔在地上,手却摸到了腰间的机器上,按了下按钮。
阿尔应该收到通知了,心里默默想着,脸上却挂着微笑要拖延时间。
“啊……早该想到,其实我的室友是刑警,不知道你每次看见我们晚归的时候是什么心情。”王耀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他不喜欢抽烟,一是他讨厌烟味,二是烟草像一种毒品,占据着人的心。杀手应该时时刻刻冷静,就算对面是你的爱人,也得毫不犹豫地开枪。
“我们首先要自保,才有能力去保护别人。”这是阿尔弗雷德给他上的第一节课。
“他们死活跟露西亚果然是无关的。上面的要求是抓人,并不是让我们去同情谁。”
“反正已经死了,不是吗?”王耀轻笑,“刑警大人,能问你个问题么?”
“叫我露西亚,或者伊万。”
“好,露西亚。像我上回的问题,我们早晚要死,为什么还来?”
“中国人都喜欢研究这些深沉的问题么?”伊万明显有些小惊讶。
“出生这不是我们自愿的,我们选择了各自的生活方式,各自的思想,那么等到你什么时候能回答我,我才能被你抓到啊……”王耀一下子从楼上跳了下去。
伊万吓了一跳,想拉住他,却又差那么一刻。
他不见了。

FOURTH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都不见了。
应该是用另一种方式走了。
伊万也从原来他们的房子里搬了出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伊万又踏进了新房子。
听说他仍然还是有两个室友。
伊万等啊等,等到天黑,门终于响了。
进来的是一个中国人和一个美国人。
中国人有一头扎起来的长发,美国人有一天金色的短发。
“嗨,你好,我叫王耀。”
“啊哈哈哈,你好,我是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F·琼斯。”
果然,我想明白了。
“你们好,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或者叫我露西亚。”
我来,是为了与你们相遇。
相杀?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很高兴成为你们的室友。”
-end-
感觉把黑三写的跟兄弟一样,什么鬼啊……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