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5-12-08  

#不近人情#耀菊(end)

“你是猪吗。”廷冰拿着手里的尺和铅笔,在图上做着标记。

“可是,王耀副参还没有回来……”一旁的人为自己辩解起来。

“一夜不归想想也知道他去干什么了。两分钟之后再不回来直接那他这个月的工资给他准备棺材就行了。”廷冰明显不想听这些废话。她只是看着王耀留下的笔记和书籍在接着做王耀的工作。

“你这话听着让我很不高兴。”王耀走了进来,直接坐在廷冰旁边的凳子上,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

“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下命令开火了。”

“你这是谋杀啊小姐。”王耀今天心情倒是意外的好,居然肯停下和廷冰打趣两句。

廷冰放下手中的东西,让大家暂时出去一下,关好门后立正站好。“王耀。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王耀见她这样,也理了理衣领和领带,站起来。以前在老师手下就是,只要廷冰这样一正经,就准是很严肃的问题。王耀就不会同她开玩笑。

只是……自从老师去世以后她很少再如此了。

“你讲。”

“我会赢的。本田菊怎么办。你知道的,如果你现在毫不犹豫地说要他死我会照办。”

王耀有些愣住了。他还从未考虑过这种问题。虽然说他给本田菊的答案很决绝,但是,真的如此么。

“看战局安排。”意思就是你随意。

犹豫不决即为放不下。王耀可是将来要掌握杀伐决断的大人物,怎可因为这点事就如此儿女情长?廷冰有些不满,“与国,私事为小;与民族,国仇为重。你自己慢慢思量。”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王耀看向外面,“你做你的,不用考虑我。如果现在死了也只能怪他命不好。”

王耀皱了下眉头,这不是他心里的那番话。

本田菊当年在床第间跟他说的那番话至今依然在耳边。

“耀君。您不是无情,而是不近人情。”

并非不近人情,只是与国与家,我都无法选择你。

如果不是在这个时代,不是在这个情况下,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牵起你的手。


日本人的布防图不知怎么就到了廷冰手里。大家连夜分析了战略布局,结果当然是大获全胜。

而本田菊,被人发现死在总指挥部,是自杀。

王耀把这个少年葬在旁边的山上,一棵花树下。

他也许做梦都在想着他那樱花如雪的故乡,可惜,他永远无法回去了。他选择了王耀,可是也无法对不起自己的祖国。

是以死谢罪么?

王耀在他墓前放下一把白色的花。

“本田菊,其实我的愿望是你可以活下去。不信神的我有一次祈求了,可惜我的运气一直不是那么好。”

“你也知道,我的选择。国家大义之前,一切个人恩怨可以置之度外。我的一切,都是不属于我的。”

“我不近人情,只是因为我没做好可以亲手杀掉你的觉悟。”

“也许我当初骗了你,终究是我咎由自取。”

王耀看着眼前的一个土堆,觉得自己太有意思了。这是在自己嘲笑自己?

你明明对他无情,却又要做出这许多姿态。

在今后很多年的岁月里,王将军所表现出的才能以及见识都是常人所无法比拟的。

至于以前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来,或许是因为心里有顾忌。但是在此一仗后,一切顾及似乎都被打消了。

廷冰投身革命。依旧做她的神秘人物,她觉得那是她最好的选择。

叶凡跟随校长撤回台湾,王耀选择了留下。

也许留下,我还有机会能想起他。怀着这样的心思留下了。


那年那天,王耀抱着一束野花给本田菊扫墓,一个少年站在他身后。

“耀君么?”


-end(伪)-

*觉得这个结局挺好,不会打我的就此结束。


夜晚风清月色怡人,王耀突然从梦中惊醒。

“哟,耀君,多睡一会吧。”本田菊的身子往后靠了一些,两手撑着地,为了让王耀在他腿上睡得更舒服一些。

“嗯。做了个噩梦。”王耀起来,拿手捋了捋头发。

“什么梦?”

“一个很长的,梦。”

“说给在下听听吧。”

“时间还长,不急。”王耀扣住了本田菊的手。

我们的时间,还长,不是么。

-end-

好吧我不知道什么该作为结局。我也想了很久本来打算弃坑但是这不是我的作风。还是写出来了,但这个故事不会有一个标准的结局,你们心里所想即为最好。

最后的应该是回归国拟。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