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5-11-16  

#折扇戏#极东

*私拟架空,注意避雷

*朝代我自己创的,interesting

第一次见他,原本是在宴会上。

天朝上国的接待宴会,皇帝陛下坐在珠帘后面,整个大厅里用烛火和宫灯点亮。

皇帝陛下的桌子桌子旁边是两颗夜明珠,那是异域古国进献的珍品。旁边是各位嫔妃,个个身着绫罗绸缎,发上身上的首饰都是价值不菲的珍宝。

他们都显得如此耀眼,甚至让人抵触于那种高贵。妃子们发间珠翠晃动,手中香扇轻摇,言谈之间,一颦一笑之间皆能左右这个国家。

本田菊摇摇头,拿起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便不再看上面了。这样讨厌的斗争让人厌烦,况且作为一个外人他也没有必要去管这些事。

“陛下,侯爷早已准备好了要献给陛下的节目,还请陛下一观。”

“嗯,演吧。”

得到了陛下的首肯,那位大臣一挥手,许多宫人便架起了简单的布局。

“这是折扇戏。”旁边的女官低声对本田菊解释。

“嗯,谢谢了。”本田菊放下手中的杯子,想看看这天朝的戏到底有多好。

随后从屏风中出来一人,身着红色戏服,头上的珠翠像夜空中耀眼的星星一样,一眼看上去便知价值不菲。戏服也是上好的面料制成的。

普通的戏子那里能穿戴的如此好?本田菊不禁多看了两眼。这人面上妆容精致,但却没有扑多少粉。手中的折扇挡的恰到好处。为来人增加了些神秘感。

戏词吚吚哑哑的,本田菊倒是没听懂多少。但是看着这“姑娘”的唱腔如此好,也附和着鼓了掌。

“姑姑,这是你们天朝戏子的传统么?”本田菊微微歪过身子,去问身后的女官。

女官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后便轻声回答:“不,这样的大型皇室宴会是不许有微贱之人的。这是侯爷家的小侯爷王耀。不过还请您不要声张。”

本田菊点点头,默默记下这个名字。王耀。

宴会是要一直持续到白天的。本田菊在被灌了很多杯酒以后决定以不胜酒力为由出去躲躲。

反正他也不是正使。

皇宫比本田菊想想的要大的多,只一个花园就差点让他在里面迷路。

又一次走回来了。该死。本田菊看着眼前这片池子,心里骂到。夜晚的星空反映到荷花池中,倒也是别样一番风味。

“嗨,迷路了吧。看你走了好多圈了。”忽然从池子旁边走出来一个人,手中一把折扇,身上一袭白衣。面相英俊清秀,一看上去就像个官宦人家的孩子。

“是,请问长阳宫在哪里?”本田菊汗颜,看我走了好多圈你还不提醒我?

“哪。”王耀伸手指向那边灯火通明的宫殿。

“谢谢。还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不才,王耀。”王耀手中的折扇敲了敲另一只手。

“王耀?!”本田菊有些惊讶但瞬间恢复了正常,这毕竟是不礼貌的。但王耀不是个女人吗?哦天。本田菊这才想起来,这名字也不像是个女人啊。

“嗯?你见过我?”王耀略有些惊讶地看着本田菊。

“不……没有……”本田菊心虚地低下头,不想去看他的眼睛。

那双看上去像黑夜里明亮的星辰一样的眼睛让他感觉不舒服。

王耀略有些失落,但还是引他回到了长阳宫。

自从皇宫里一面,不,两面之缘,这位小侯爷就总是找他一起玩。

本田菊也不好拒绝。他这位来这里学习的人怎么好意思拒绝主人。于是便在书房闲暇时随王耀出去,即使晚了,掌事的姑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有王耀压着。

本田菊也渐渐领会到了这种神奇的戏种,折扇戏。

王耀学这个的原因,本田菊也曾问过,但王耀也不说什么,只说的是爱好。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侯爷夫人原来是折扇戏的戏子,生下他之后又早早去世,王耀才决心学好这折扇戏。只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每当王耀要去戏院上场,总会瞒着侯爷偷偷去。这是要是让侯爷知道了,一定要家法处置的。

本田菊就义不容辞地为王耀画眉。虽然开始画的一团糟,但是后来画的就十分好看了。

一只细毛笔,轻轻沾上朱砂,点在他的眉间。勾出一画红色。在眼角画一些黑色,轻轻勾出丹凤眼。

王耀有时候也会开玩笑对他说:“有君画眉真乃人生乐事。”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两年的学习期要结束了。

本田菊不知道怎么和他说。王耀也不知道怎么挥手和他离别。

就这样过了两三日,忽然有一天一封请柬发来,这样狂放的字迹一定是他的。

本田菊掖好信,便出门了。

这是一座别致的小院子。很不起眼,但是根据地址,很容易就找到了。

“听说你要回去了,这也许就是最后一别,最后一曲折扇戏了。”王耀站在一旁,眼神里尽是不舍。

“嗯。在下会记住的。”

王耀拉着本田菊进了内堂,本田菊很自然地就拿起了笔。

“得君如此,画眉亦有趣。”

阳光,小院,眉笔,戏子……

他嘴中的词便是第一次见他时的词。

没想到,缘起与戏,最后要离开了,也只能记住戏里他的倩影。

本田菊起身,想悄悄离开。却被王耀从后面抱住。

“别走了……”

“您知道,在下一定会离开。”

本田菊闭起双眼,眼泪依然是不争气地流下来。眼前仿佛还是当年长阳宫中绝世佳人的半遮半掩面容。

“不会的,你不想离开我绝不让你离开。”

那一次,青丝尽散,衣衫落地。

就这样把媳妇骗到手了。王耀微微笑着。

后来,随着使团出来的本田菊因意外身亡。侯爷的大儿子退去了侯位隐居起来。

事情当然没这么简单。

天下依旧太平,只不过世间多了对鸳鸯罢了。

如果仔细看,有个短发的少年和一个长发的少年并肩走在繁华的街市里。

-故事结束了-

我想说的大概是这样。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