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他是个天使//////
2015-11-09  

#南城#双耀(完结)

*咳咳,我最近忙,就一块写出来了,虽然是有点粗略……(有点?!)

舞会厅旁边的房顶上,一杆黑色的长枪已经瞄准了门口。

黑发在风中飞舞,只要王耀一枪,便能要了一个人的性命,然而这次他的目标并不是什么自大或者草包的高官。

目标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将军。听说就是他杀了自己最亲爱的战友。

王耀拿着枪,等着后面的车慢慢靠近门口。

“长官,到了。”濠镜从车的另一侧下车,旁边的侍应生连忙过去帮王黯打开车门。

王耀瞄准了将要下来人的头,手指已经半扣在了扳机上。

王黯从车里出来,用手轻轻履了下有些乱的短发,随后戴上军帽。

是他!王耀在瞄准镜里看到了王黯的脸,手指也从扳机上退了下去。

又看了一眼。那张脸绝对不会认错。

居然是他。

没想到多年后再次相见自己居然要杀他。

王耀站起来,把枪收起来离开了。

房上黑色的乌鸦张开嘴,宣告着夜黑暗的一面。

王黯往房上看了一眼,却只看见和暮色融在一起的黑鸦。

“年轻人前途无量啊……!”“就是就是,年轻有为……”“你看,那就是从前线回来的年轻长官,好帅啊……”

王黯在众多恭维声中进入会场。

“明明前线吃紧,这里却灯红酒绿。真是有意思。”王黯把披风从旁边的濠镜的手中拿过来。

“这有什么要紧。您没听说,长官部的命令已经让咱们的长官全部推掉了。”濠镜推了推眼镜,一脸自然地对王黯说。

其实心里不是那么想的,对吧。王黯看了一眼他,便不再多言。

战场上似乎越来越好的局势终于被打破。

年轻的将军被调到最后一到大战线上,准备下一次的战争。

王黯不知道,此去是生是死。

原来珍爱的笔记本被放回了办公室。

王黯没想到,这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直到多年后国/民/党败退台/湾,那个少年打开这间自从王黯走从未被动的屋子。

相册也看了一半,文件也还没有批完……

可惜,江山易改,美人难归。

不过都是后话了。

随后便是不停的辗转于各地的战场。连濠镜也在半路的时候调任离开了。

听说他最后还是带着军队反水了。王黯笑了笑,想必是他看见那人了。

第二次合作的时候,在合作大会上看见了意气风发的少年。长发已被高高梳起,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

“这次,王耀你们军区和国民党第xx军一起合作,要小心。”旅长小心地嘱咐这位新将官,王耀也很谦虚地记下了他该注意的一切。

说这又有何用。

王黯摇了摇头。

不过是宁负天下不负他。

“好多年未见……”

“你还和我客气?”短发少年斜眼看了他一眼。

此刻院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气氛有些尴尬。没想到多年未见居然会如此生疏。

“也许吧。我又回到深花巷了,那里已经没有当年那么漂亮了。”王耀感慨。

南城的春天,来的太早了。

“嗯。日本人的炮火足够把那里炸成平地了。”王黯也不说什么。

“黯,不考虑和我一起吗?”

“王耀,你我立场不同。我跟你打个赌,除了日本人,下一个对手将是我们。”

“怎么会……”

王黯看着他,也不说话,嘴角却勾起一些弧度。果然,南城里的人都一样蠢,自己也不例外。

“一山怎容二虎。”

1945年的南城春天来的同样早。

王黯看着已经被炸毁的危楼和刚刚回来的人们,心里却还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的南城。

——

“王黯你看,南城的春天总是来的格外早呢!”王耀手里的桃花枝引起了王黯的注意。

“好好的花,折它干什么。”王黯皱着眉头,拿过花枝。

“这个你带着,以后不要忘了我。”

“天真。”

——

还真是,天真。

王黯看着从深巷里飘来的花瓣,伸出手,握住了一瓣。

南城的春天来的真好。

1948年。

很多高官已经卷款带着一家老小坐上飞机离开了。

王黯坐在堂中,也不说话,手上的英语书翻了一页又一页,仿佛外面解放军炮火声和冲进城的呐喊声丝毫没有干扰他。

“嘎吱。”

门被王耀推开。

王耀不希望和他兵戎相见。更何况他已经输了。

“为何不坐?”王黯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首先说了话。

“投降吧。”

“为什么呢?”

“你输了。你也看见了,这片土地上都是红色的旗子,为什么不同我为伍。”

“王耀,作为我个人,我爱你。作为军人,投降不是我的做法。”王黯轻笑,手中的火柴引燃了周围的屋子。

“王黯……!别傻了!很快就要解放了!为什么!”王耀惊慌地喊着。

火里的人却笑了。

明明眼角有眼泪,却还要笑。

“愿负天下不负你。”

“碰。”年轻人倒下了,鲜血染红了地面,手中的英文书也摔倒了地上。

“the best end for you”漂亮的花体英文阐述着他的结局。

他死在春天。

以前他总是抱怨,南城的春天太早了,可是那也是他最爱的月份。

他喜欢桃花纷飞时少年折给他的桃花枝。

虽然嘴上说了不会记得,但是却一直未曾忘怀。

大火烧尽了一切,没人再会记得他。这是他想要的最好的结局。

我爱你,可,终究负了你。

很多年后,那位帮助王耀打下城池的反水官员告诉王耀,这城防部署是王黯让他泄露的。

于情我无法负你,可我也不能对不起那些死在战斗最后一刻的英灵。

这样做,终究还是错了罢。

“最后他也曾犹豫,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王耀。因为他爱南城深花巷中名为王耀的少年。”

之后的岁月,左不过是看着南城的春天一次又一次的过去,他终身未娶。

小番外,关于短发

想王黯若干年轻也是长发倾城。

后来参军也没动过他心爱的头发。

什么时候剪的发呢,就在濠镜为他带来王耀失踪的消息的时候。

我已剪短了长发,算不算断了牵挂。

可惜相思未断。

—end—

咳咳,我知道我文笔不好,也没法让你们萌上双耀,可能真的是冷cp,还不是一般的冷……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