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他是个天使//////
2015-08-10

不知归路#黑暗系,崩坏系#【2】

我写的东西怎么会有空格呢2333 自己写的东西哭着也要写完XD

删文的时候删错了所以重发

6猜测

小姑…难道…

我拍了自己一下,让自己恢复正常,因为我实在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把屋里的东西恢复到原位,慢慢地退出去,我无助的跪在客厅的地板上,想着姐姐为什么没有再恨一点直接杀死我。

从口袋拿出手机,联系了我最好的朋友丽染,匆忙的跑出家门。

丽染见到我时大概是被吓到了,看了两次没认出我的样子。

“我的天,落落你怎么了?”丽染惊讶地看着我。

“丽染,你爸是在第二安定医院工作对吧?”我抓住丽染的手,像看见了救命稻草。

“恩,你需要我做什么?”“你去帮我查查一个叫白依依的人,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

“好!”丽染二话不说答应了。

丽染的家离我家不是很远,我偷偷拿了家里的钥匙打算回家看看。

这里的房子应该归了小姑,警察曾经把这里疯了起来,但现在那些警戒线被拆掉了,时间的结果被认定为姐姐发病了,然而姐姐也不在了。

屋子里一片狼藉,还是姐姐发疯的时候的样子。

我拿了两个塑料袋套在脚上,并且买了白色手套,我不能留下任何痕迹,因为我现在还不想英年早逝。

走到姐姐的房间,房间里全是画板,还有一些没有用掉的白色画板上面全都染着血。

姐姐的抽屉里有一本日记,我随手取走了,没想到这竟然救了我一命。

客厅里一片狼藉,到处是碎片和撕扯过的衣服,还有染料和蓝色红色相间的裙子。

又走到我的房间里,房间似乎没怎么被破坏,就是门上有几道指甲印。

床底下是我的工具箱,我自己是个疯子,我承认,箱子里除了三把刀具还有一瓶安眠药还有六支荧光棒。

这些东西都拿好了,准备要离开的时候,门响了。

7音乐

我躲到床底下,希望来的人不要找到我,因为我还不想做一个杀人犯。

“哒哒…啦哒哒…哒啦嗒啦…”音乐声在耳畔想起。

这是母亲写的谱子。母亲以前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曲家。不是因为她的音乐才华有多高,是因为她的音乐很空灵,换句话说,很恐怖。

母亲的谱子我基本上都见过,母亲强迫我把它们背下来,似乎是她的怪癖?我也不知道。

这是录音机的声音,应该是很老的牌子了,声音记不清楚也不连续,如果母亲知道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录音机录下她的音乐的。

这个录音机好像母亲当年送给姐姐那个,很小的时候,那是我和姐姐唯一能在一起共处的项目。

声音渐渐消失了,脚步声也远去了,一阵门响让我知道那人走了。

我随后也从屋里的窗户跳了下去。

事实证明我确实应该跳窗,因为外来者根本没走。也许我一出屋,就是一具尸体了。

那人的车还在楼下,我们这栋楼的邻家基本上嫌晦气都搬走了,剩下也有几户人家,但没人开那么好的车。

默默记下牌照号,随即逃之夭夭。

8资料

回到家,打开电脑。

丽染已经把东西加密发过来了。

『姓名:白依依

  年龄:23

  病史:精神分裂(未治疗)

  副录:病人无注射药物过敏史

  观察记录:有装作别人的癖好,性格怪异时常说胡话,总是抱着一件水蓝色的裙子并要求我们给她穿上。-佟姝』

我看着资料,脑子里却是另一种想法了。

随即打开对话框,内容大概是这样:

“丽染,这个佟姝是谁?”

“啊,佟小姐啊,她是当时白依依的主治医师,现在已经不在医院干了。”

“丽染,我要她的电话,要快,短信给我。”

“小姑回来了我先下了。以后有事电话联系,谢谢你了。”

随即扣上电脑,删除QQ,这是惯例,为了以前怕有人查我的记录。电脑不是小姑的,今天从家里拿的,藏在床底下最里面。

“落落,落落…?”小姑的声音响起来。“来啦小姑!”我换上拖鞋和一脸微笑跑出去迎接小姑。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