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5-08-10

不知归路#后记# #无法躲避#

我叫白依依,二十五岁那年,我被一对好心的老夫妇收养了。

我不知道父母是谁,我二十五岁以前的记忆全部不见了。可我并不感觉我需要它们。

我现在很快乐。

老街学校街角有一家咖啡店。店主是一个终年不笑的女孩。那个女孩也才来一年而已。

这都是同事们说的。

他们都说那女孩会为她们排忧,所以生意一直很火。

但咖啡屋依然是悠闲的。

因为女孩并不是随时都为大家服务。

今天下班很早,我来到了这家咖啡屋。

店里没人,女孩一个人在吧台洗杯子。

“你好,请问…”

“抱歉,现在不营业。”女孩生硬的打断了我的话。她这性格真是怪啊,她知不知道这样很难有生意啊。

“不营业?店门口并没有牌子…”

“我说什么时候营业就什么时候营…”女孩的口气一开始十分生硬,我反驳她的时候她很生气抬头看了我一眼忽然不说话了,原本一句话也被她吞掉了。

她眼神中带着震惊,不可思议,还有许多我说不出的感情。

她慢慢放下手中的被子,对我说:“卡布奇诺可以吗?”

“嗯嗯,可以,我最爱喝卡布奇诺了。”

我话音刚落,女孩的手抖了一下,她似乎有些愣,却又缓过神来。

“你叫什么?”女孩把一杯热乎乎的咖啡递到我面前,自己也在我对面坐下。

“我叫白依依。”我微笑。

女孩愣了一下,随即拿起咖啡珉了一口“真巧,我也姓白,叫我落落就好。”

两个女孩,手里捧着同样的咖啡,坐在咖啡店里聊天。

这也许,就是白落落当初所期望的岁月静好。


日记副录:

“三月六日,晴

白旖那家伙总是冲落落笑,为什么落落不躲开?那女人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三月八日,阴

母亲把我从医院接回来了,临走时我威胁佟姝,要是她以后不帮我,我就把她杀了。反正我不怕,为了妹妹 什么都可以。”


“三月十二日,多云

母亲为了怕我伤害妹妹把我锁在屋里,每天只有妹妹出去上学时我才可以出来。可是没有意义,我想落落

只有我这个姐姐才配待在落落身边,我需要钱和时间还有理由,让落落只拥有我一个人。”


“三月十六日,晴

白旖那个女人和父亲商量要把落落过继给白旖!这怎么行,那个女人会虐待她的!那个女人什么样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会对落落不利的,她会伤害落落!

我已经被她和佟姝关进医院了,我不能允许她伤害我妹妹!绝对不行!”


“四月一日,阴

我找到了佟姝的家,我拿刀威胁她,不帮我就杀了她,反正我什么都不怕。我会把落落接走的!白旖,你会付出代价!”

日记完结√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