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5-08-09

不知归路#最后你的选择是?#【3】

9姐姐≠小姑?

“落落啊,今天有没有好好呆着养病啊?”小姑放下包,过来拉我的手。

“是。我今天去找丽染玩了。”我的嗓子还是有些不好,不喜欢多说话。

“这样啊,好,小姑去做饭…”小姑一脚踏进厨房,突然转过头来看我,我说不出那种眼神,空洞恐怖的要命。

“落落…你今天,有没有进厨房啊?”声音也冷了下来,难道是因为厨房里的刀?

“啊没有…我今天就是找丽染去吃饭了,怎么了小姑?”我装作不知道,一脸白莲花的微笑看着小姑。

“那就好…我是怕厨房里的东西伤到你,以后小姑给你钱去外面吃吧,别老麻烦丽染,最好也别进厨房…”

“我知道的小姑,我先去玩啦…呵呵…”我转身进了屋子,脑子里乱的不得了。

呵,这也许就是姐姐讨厌我的原因,本身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嗡嗡”手机在口袋里振动。

“佟姝电话×××……”联系人丽染。

这下事情简单多了。

我从床底下的箱子里拿出了我偷偷留下的蓝裙子,和姐姐一模一样的那条。

晚饭时我穿上了那条裙子,早早的坐在客厅里。小姑端着菜满脸笑意地向我走来,看到我的裙子的时候她突然摔掉了盘子。

“小姑!”我大声喊着,她就这样在我眼前抽搐,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恐惧。

“落落…小姑有些不舒服,你自己去外面吃点吧…”小姑从旁边拿来两百递给我,示意我赶紧离开。

病历里的角落有这么一句话:病人看见蓝色裙子便会焦躁不安,并伴有发病症状。

10见面

现在可以好好拜访一下佟姝小姐了。我掏出手机,联系她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晚上七点半,××咖啡厅见,我是白依依。”

果然 她一脸慌张地来了,我正拿着一杯卡布奇诺向她点头。她吓坏了,睁大眼睛盯着我。

“白依依…你怎么来了…是药不够还是怎么…”“不,只是想和你好好聊一聊…”“咱们有什么可聊的,我都帮你逼疯了白旖,你还想怎样…”

“…”我低着头,眼睛睁大的看着手里的被子。

白旖…小姑?!

如果小姑疯了,那在家里的是谁?还是说,她在骗我?不…如果她在骗白依依 那就毫无意义了…也就是说…

小姑是姐姐?!!

“佟姝,你知道,警察在调查这件事,我妹妹也还在偷偷的调查…”“那又怎样,跟我无关了!这是你的药,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她在桌子上放下了三个药瓶,匆匆忙忙离开了。

我还记得她临走时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

11无处可逃

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

我找不到一丝线索,只能回家。

小姑的笑脸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失态的并不是她而是我一样。

我回来房间,马上把自己反锁起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把蓝色裙子放回床底下。

日记…姐姐的日记…!

我把日记本拿出来,刚想看,门响了。

“落落…落落?把门打开,小姑给你热了牛奶…”小姑拍着门。

我马上把日记藏进了被子底下并推到一旁。

把门打开,一如既往地笑着:“小姑,谢谢你。”

“不,没什么,刚从为什么锁门呢?”“哦,习惯了…”“没什么,快些睡吧。”

我看了几页日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笼罩在我心里。

那现在的,到底是白旖还是白依依?

我该怎么办?或者说,怎么样都是死。

12梦境一场

我收拾好了东西,准备明天离开。

对,是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我累了,我没法一辈子守在随时对我有生命危险的人身边。

姐姐也好,小姑也好,都不是善类。

早上小姑走了以后,我准备了一会,刚推开门,看见小姑站在楼门口,吓的我又回去了。

难道…她没去上班?

来不及了,她家住在二楼,跳下去也死不了。

我准备一下,把我的东西全部放在一个斜挎包里,顺着水管爬了下去。

车是早就订好的,我今天应该能离开这里。

我拉开车,发现开车的人是小姑,她笑着问我去哪,我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又失声了…?

一把银色的刀瞬间落在我的嗓子上…

13计划失策

“啊…”我从梦中惊醒,我摸摸额头,头上全是冷汗。

“当当当…当当当…”门在响。

“谁…?”我小声问道。

“我是…白旖…白落落,你该死了…”

小姑?!

门在响,幸亏我锁了门。

我从床底下抽出一把剪刀,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用来到时候了结自己用的。

“你是…白旖还是白依依?”我尽量试着不让声音颤抖。

“白依依?哈哈哈哈…她早就死了,不知天高地厚,还想暗算我?我讨厌死她还有你们一家子了。你们都该死!”门外传来了砸门的声音,我害怕的要命,希望白天可以快点来临。

14逃出升天

破晓,阳光微弱的阳光照在洁白的云彩上,云彩显露出金色,微风开始吹动,让人觉得不那么燥热。

现在是早晨五点,我发了个短信给丽染,告诉她如果早晨七点不给她打电话就让她马上报警。

上帝,也许我是在做梦,赶紧让我醒来吧。

两个小时,我可以做些什么,白旖在门口睡着了,我出不去。

她也许晚上犯病了,所以我才会知道那么多。

好害怕,我应该也死掉才对。

白依依说的对,我迟早会害死大家的。

“当当当…”“落落,起来吃早饭了…!落落…?”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五点四十。

我把手机以及我知道的一切都发给了丽染。如果我死了,丽染也许也会受到牵连,我必须告诉她我的处境有多么糟糕并让她不再遭受这样的苦楚。

“白旖,还是白依依?不管你是谁,放我走。”我站起来,心里害怕的要命,声音还是冷冰冰的。

“落落,我是小姑啊…”

“别装了。”

“呵,你知道了什么…”门外的声音冷下来,仿佛接受了我的宣战。

“姐姐死了,你是白旖。”

“咔嚓”门打开了。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人进来,手中拿着银色的剪刀。

“也是,那种年纪的小女孩怎么斗的过我?”她冷笑着,朝我走来。

我又一次被逼到墙角,墙上的表告诉我现在是六点半。

“姐姐怎么死的…”“我把安定药换成别的了,和她的药相克的,会产生幻觉的,也许她杀你的时候以为那是我…呵呵…”她一步步向我逼近。

我无路可退。

“现在该你了,上次没死成,这回就没那么好运了…”

“唰!”我拿剪刀戳进她的胳膊,鲜血顺着她的手滴到我面前。

“呵呵,小羊羔,利器不是属于你的玩具!”

六点五十。疯狂的女人。她手里曾杀害我家人的剪刀。

这是我的全部记忆了。

随后是警笛声和人们的吵闹声,我好像还看见了丽染,我费尽力气指了床底下一下随后失去知觉。

15怎样选择

最终,我还是没死,对,也许这个故事里罪大恶极的是我。可我却是活到最后的那个。

可笑吧,至少我觉得很可笑。

我离开了,到了别的地方,安安静静的活下去。

丽染呢?我不知道,她成了一个小说家,也许在写我的故事。

-end-

结局自己都没想到系列…

日记和前编都会单独发上来算是番外吧

脑洞到此结束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