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汁_今天也在睡觉
everything,everywhere.
2015-08-08

不知归路#病娇,黑暗系#(1)

【原创,脑洞大了】

1失手

一幕幕血腥的场面在眼前,却说不出话。

失声了?

好想走,腿却不听使唤了。

女人用锋利的剪子指着我,我却只能以十分惊恐的眼光看着女人。

“你…该死!”银色的光穿过我的嗓子,女人丧心病狂的微笑成为了我记忆中最后的一幕。

2梦境

白落落,你迟早会害死我们的,迟早会!

你以为把我锁起来就没事了吗?不!我会杀了你的!

门板上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划痕,白依依她疯了…

我脑子里所有画面和想法都变成一个字:跑!

可是…似乎来不及了…

白依依手里的剪子亮光反射到我眼睛里几乎快把我刺瞎了。

“…”想说话,可似乎不行了…

“你…早就该死了…”白依依从未这么笑过,至少在我这二十年多的光阴里从未见过。

3姐姐

再睁开眼睛已经是一周后了。

听说疯女人自杀了。

不,或许不改叫疯女人,应该叫姐姐。

她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对,没错,严重的。

母亲为了给她一个更好的环境把她锁在家里。

姐姐跟我的关系并不好。

她总是讨厌我?也许吧,反正她并不喜欢我。至今我还能记得我小时候她各种幽怨的眼神。

她的美术很好。她最有名的画是一个带着白色帽子的少女站在田野里,一袭水蓝色的裙子随风飘起。

她自己很喜欢蓝色。所以我的衣柜里没有蓝色的裙子。

3小姑

小姑是个温柔的女人,她今年三十出头,却长了一张娃娃脸,正在一家大企业上班。

“落落,你醒了,要不要水?”一双白皙的手出现在我眼前,手的主人正是我小姑。

我点点头,接过杯子。

“落落,你别伤心,以后你就跟小姑住在一起…”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抱住我的头,有一种哀伤的语气说“可怜的孩子…”

“…吾…呜呜呜…”我想表达感谢,却没法发出声音。

“好孩子,再过个几天就可以拆绷带了!”小姑低头看着我,满脸笑意,我却感觉她眼睛里空洞的深不可测,似乎有一把利刃,随时要戳向我的心脏。

4公寓

又过了几天,我出院了。

我刚毕业,并不需要上学,所有可以在家安心养病。

“落落,你的房间在哪里,小姑先去上班了。”小姑的公寓很大,我的房间在左侧靠墙的最后一个。

我拜拜手跟小姑道别,拉着行礼进了公寓。

我的屋子很靠里,我对此并没有表示什么不满意。

屋子似乎是早有准备,一个立式衣柜,一个白色古典风的梳妆镜,一张双人床。

把东西放好差不多也一点多了,我决定找点什么吃。厨房里没有刀具,这让我十分差异,我拉开了眼前所有的抽屉还是没有找到。

怎么会?我拉开了旁边的抽屉,果然找到了刀具,带着血的。

5小姑的房间

我迅速把抽屉合上,走出来厨房,并把脚印用拖把擦干净。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我觉得十分蹊跷,脱了拖鞋悄悄的走进了小姑的房间。

小姑是处女座性格,房间收拾的一尘不染。

我站在门口简单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在我看见梳妆台后,我改变了想法。

装镜上有很多便签纸。这不像小姑的性格。随后我又拉开了衣柜。

小姑的衣柜里全是水蓝色的裙子。在裙子后面有一幅画,是一个水蓝色裙子的少女站在花田里。

画旁边,还有一个银光闪闪却有些血迹的银色剪子。

评论
热度(6)